积善素食:皮草伴随的“尊贵时尚”与“冷酷无耻”

 

  素食者对于动物福利的关注相对要多一些。前不久,在网上看到一篇素食者质疑人类喝牛奶的文章,因为眼下牛奶问题颇受关注,所以这篇文章也广为传播。

  

  这篇文章自然也谈及动物伦理,认为工业流水线产出的牛奶除了质量可疑外,也是一种不人道的产品。

  

  毫无疑问,相对牛奶而言,皮草意味着更加不人道。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罪恶。

  

  北京奥运会开幕前两天,一向坚定反对皮草的善待动物组织(PETA)与美国奥运女子游泳队队长AmandaBeard共同在奥运村举行了一场题为“BeComfortableinYourOwnSkin。Don'tWearFur。”的小型活动,公布AmandaBeard的一张全裸海报,抵制皮草。

  

  多年来,“尊贵时尚”与“冷酷无耻”一直是伴随着皮草的两个关键词。

  

  有标志意义的事件是围绕影片《101只斑点狗》引起的争议。片中的女富豪对皮草的血腥嗜好被一群动物保护者屡屡击破。

  

  像其他时尚风潮一样,人们懒得去搞清楚皮草对人的实用性和必要性究竟有多大,以及人这种动物乐意穿动物皮毛的心理逻辑,总之被一种莫名其妙的潮流裹挟着往前奔就是了。懵懂的消费者总是这样被精明的商人和媒体牵着鼻子走的。

  

  只要稍微有点动物伦理,稍微冷静思考一下,就会发现一个浅显的事实:皮草对人只是一件可有可无的奢侈品,对动物却意味着生命。问题在于,面对从流水线下来、被优雅地摆在华美的橱窗和洁净的柜台上的皮草,人们最基本的意识和良知往往被屏蔽。

  

  遗憾的是,动物在人的眼里常常不是道德主体,而只是标志着利润的一系列数据,比如这样一段话:中国的水貂皮产量已经位居世界第三位,年产水貂皮600万-700万张,而且尚有增产潜力可以挖掘。2004年世界貂皮产量超过了3500万张,北欧总产量为1610万张。

  

  如果简约生活能成为时尚,抵制皮草应首当其冲;如果依照“100件”的目标来确定我们的生活必需品,首先被清理而且永远不会再添置的也应当是皮草。否则,我们连给自己孩子讲睡前故事的资格恐怕都不再具备,也无法面对自己饲养的宠物那善良而依恋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