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善素食:三个素食伦理层级

 

  素食主义在科学领域(尤其是营养学领域)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支持,素食被认为是对抗很多慢性病的重要途径。很多国家的民众也将素食作为一种值得推荐的生活方式,比如有二成英国人认为自己是素食主义者,严格的素食主义人口在美国达到了0.5%。素食主义的群体中相当部分是高端人士,他们被认为更有知识和耐力来完成生活方式的转变。

  

  而素食主义的哲学推动的代表人物是美国著名哲学家彼得·辛格,他也是世界上“最有影响的伦理学家”。彼得·辛格的核心工作是动物伦理,素食主义则是动物伦理的一种必然结果。

  

  彼得·辛格的思想可以分为三个层级:

  

  辛格的第一个层级是“素食愉悦论”。

  

  很多科学家已经证明了大量摄取植物蛋白是优于动物蛋白的。素食者一般长寿且健康。更重要的是,素食使人与食物,以及大自然产生一种新型关系,用辛格的话说,“由于没有肉来麻木我们的口味,我们体验到直接从地里采摘的新鲜蔬菜的愉悦,这是一种跟大自然更为亲近的关系。”

  

  笔者认为,素食主义绝非是一种象征性的姿态,而是一个自我克制的新型关系的建立。而且素食主义是有差异的,有纯素食,也有过渡性素食。即每个人都确定以吃素为主,但不必“一口鱼肉”都不吃。一些素食主义也包括一些动物性产品,如蛋和牛奶;或者吃素同时也吃鱼和海鲜。

  

  所以真正的素食主义应当是考虑到人类的“杂食”基础,然后尽量鼓励人们吃更多的素。所以,辛格提出渐进性方案,比如用植物性食品代替肉类;如果能买到,用散放养鸡场所生产的鸡蛋代替工厂化养鸡场的鸡蛋;用豆浆、豆腐或其他植物性食品代替牛奶和奶酪,但不必拒食所有含奶制品的食品;可以吃荤边素。素食主义的核心饮食基础是排除红肉——即含有肌红蛋白的牛肉羊肉和猪肉。

  

  第二个层级是“减少痛苦论”。

  

  素食可以减少我们给动物造成的痛苦,辛格把素食与人们对待动物利益的道德良知联系起来。为了满足肉食需要,人类就得养殖食用动物。大规模养殖食用动物而不对其造成很大的痛苦,实际上是不可能的。工业饲养不仅条件太差,而且还会有各种工业化手法来刺激它的生长。中国很多养殖工厂都用激素来催肥动物。所以,“素食者将结束非人类动物遭受屠杀和痛苦。同时规避了工业化养殖的毒害。”

  

  第三个层级是“保护环境论”。

  

  粮食种植和畜牧业相比,占用资源少。畜牧业同气候变化、水体污染、土地退化、生物多样性减少密切相关。据联合国粮农组织在2006年11月提交的报告显示,畜牧业(主要是牛、鸡、猪)是环境问题的重要推手,它制造了至少18%的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如果素食主义能成为全球性潮流,能取代一半的畜牧业,那么不仅能大幅度降低温室气体排放,同时,还能提供更多的粮食。

  

  辛格说,饲养禽畜不仅消耗了大量的水资源,还极易造成水污染;养殖动物要与森林争地,为了扩建牧场,人们毁坏了森林。像美国这样“肉食性国家”要用好几倍的粮食来生产肉类。如果能够逐渐降低肉类生产,那么将生产更多的粮食。从太阳能转换来说,粮食是一级的,最直接的,畜牧是建立在粮食上的二级使用,它相当于造成了能量的损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