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善素食:把纯素变成一种生活方式

 

  克雷格餐厅是由克雷格•苏瑟(CraigSusser)在去年开办的。他是聖莫尼卡大道上抗衰老知名人士丹•塔納的校友。克雷格餐厅不是一家纯素餐廳。可是这一餐厅代表了一個新的,在整个南加州都可以感受到的烹饪潮流。而南加州是制造許多全国性趋势的可靠发动机。荤素混合的餐厅想吸引纯素者和素食者(特別是那些美艳和势力強大的明星是餐饮经济中关键的发动机)所准备的美味佳肴,就不能再是昔日那软塌塌的清蒸蔬菜了。

  

  “你想象纯素餐厅中有很多穿凉鞋和编辫子的人在那儿喝胡萝卜汁。”艾伦•德杰尼勒斯与她的配偶,女演员波蒂亚•德罗西,到克雷格餐厅小停跟弗雷斯顿聊天时说。在这里的人可是穿着高跟鞋的金发碧眼。

  

  事实上,从比佛利山庄的名人餐桌到圣费尔南多山谷,高涨的植物性膳食浪潮在急剧的改变餐饮景观。这种转变在世界各地的城市发生。但这种改变在洛杉矶及其周围却是爆炸性的:无论是在精英美食场所,还是在休闲的聚会场所,和处于两者之间的所有场所。

  

  演员和人才代理商在制作城(StudioCity)的太阳咖啡厅SunCafe中吃羽衣甘蓝巨人主菜时,敲定脚本交易。制作城位于洛杉矶附近。素食名人在象感恩咖啡厅这样的地方成了如此常客,连狗仔队都偶尔在人行道上扎营。优雅的地方诸如那/那珂和哈特菲尔德都具有广泛的,不断变化的菜单让素食主义者品尝。

  

  但下班后的人群也可以前往金路酿造,一个起家于在阳光十足的工业区的工艺啤酒厂。这一工业区就位于阿特沃特村,地点在文图拉和金州高速公路交界地段。这些下班族为的是吃一个超级碗(藜汉堡,是用炸鳄梨片和无肉的炸肉辣椒做的),而这个餐厅的菜单上也有拉肉。

  

  “我不是食物警察,但我想为人们打开素食之门。托尼•亚诺,酿酒厂背后的企业家如是说。在莫霍克本德和托尼的一箭之遥,也有诸如像“纯素挡板狗”以及布法罗式的花椰菜。他说:“人们会点那些菜,因为它们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