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善素食:吃素治愈全身顽疾的故事

 

  王晋民,尽管已经72岁,却脸色红润,腿脚灵活,不久前刚刚和77岁的老伴赵庭泽从张家界旅游半个月回来。

  

  而王晋民1988年退休的时候,已经集“内科疾病大全”:高血压、心脏病、肺结核--折磨得她一星期都起不了床。

  

  王晋民把功劳归于她目前与众不同的生活方式:素食

  

  除了没有肉蛋以外,王晋民家的菜谱乍看起来与其他人家的也没什么两样,但其中的讲究和门道可就大了。

  

  在王晋民家,炒菜不仅不放油,而且除了少量的盐,不放任何酱油、味精、醋等其它调料。他们的作法如下:先在锅里放入少量水,然后放入要炒的菜,翻炒至熟为止,为了调味可以加点盐或葱花。王晋民自己称为:水炒菜。

  

  尽管都是素食,王晋民家的菜式却并不单调:白菜炖海带黄豆,上面还点缀着胡萝卜;西红柿烧土豆,几粒葡萄干在菜里若隐若现;苦瓜炒胡萝卜,作料葱姜蒜,出锅时却又洒上一层核桃仁和黑芝麻。凉拌菜里,光“调料”就包括以下内容:水发黄豆、长好的绿豆芽、麻酱、花生米、香菇、栗子、白木耳、黑木耳、黄花菜、紫菜、海带、葱、姜、松子仁---

  

  与别家厨房瓶瓶罐罐林立,各种调料俱全相比,王晋民家也有许多大小不一的瓶子,只不过里面装的是花生米、核桃、杏仁、松子仁和葵花籽等。她说:“我们不吃油,但是油料作物每顿都不缺。”“像这样的东西,我们每天都要吃上好几种。”甚至平常人们只用作鸟食的苏子,王晋民照样把它洒在菜上,“特别香”。

  

  更加琳琅满目的是王晋民家的储藏柜。各种纸袋和塑料袋装着一二十种不同的粮食及各种豆类,每种粮食的量都不多。王晋民从一个口袋里抓出一把暗褐色的米:“糙米,只是把外面的稻壳去掉,它是有生命的米,米上的坯芽还没有被磨掉,还可以发芽。”

  

  另一个口袋被揭开了:“全麦面,纤维极其丰富。”“这是麦仁,”“还有麦麸、玉米面。”“云豆、绿豆、红豆……放在米饭时,或者煮成五香豆,我们每天每人要吃一两左右的豆子。”

  

  尽管吃的都是粗粮,可做起来一点也不粗糙,反倒比细粮更加“精工细做”。王晋民从来不到外面买主食,平常吃的馒头、花卷和点心都是自己加工。全麦面、玉米面和上核桃仁、杏仁、葡萄干和枸杞子做出来的小发糕,看上去就让人垂涎三尺。还有自己配制的杂面卷上葱花和黑芝麻末烤制的烧饼,吃起来更是香甜可口。就连他们家的米饭都与众不同,普通的糙米加上薏米、黄豆和红豆等各种豆类,还就增加了一种别样的清香。

  

  两位老人不但讲究吃蔬菜,而且讲究到每天必须吃三种颜色的蔬菜,这种完全以蔬菜当家的伙食使得他们俩人每天要消费三到四斤的鲜菜。有一种蔬菜是他们几乎每次必买:苦瓜。他们称它是最好的东西,从年初吃到年尾。为了以防一时买不到,他们把苦瓜冷冻在冰箱里,随时可取用。

  

  水果也是老人们一天不可或缺的东西,每天要吃个一两斤,但是,他们只吃应季的大众水果,王晋民评论模样好看的进口货:“贵,而且营养也不见得好。”

  

  王晋民和赵庭泽从不吃零食。他们吃的水果是和菜一起端上餐桌的,等于是最后一道菜,这种吃法有点像西餐中的饭后甜点或水果。杏核、核桃、腰果、瓜子等也是摆在饭桌上的一碟小菜,这些干果都是王晋民买来生货自己加工的,他们受不了买来的现成吃食中浓重的咸味或甜味。除两顿饭外,两位老人在其他时间只喝水而不吃任何东西。

  

  老人的生活极有规律。冬天5点、夏天4点起床,喝两杯与体温相近的水,看一会书,然后下楼去散步。下午,依着早晨的路线再走一圈,晚上10点,上床睡觉。他们一天只吃两顿饭,时间定在上午8点半和下午3点半,每天喝上10大杯左右的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