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援,让爱心接力更有序

  媒体一再呼吁民众,不要自行前往灾区。面对堵塞的道路,也许主动让路给更专业的救援队伍比自己急切赶路更加重要。

  让爱心接力更有序,这是大灾面前各界救助力量亟待增强的理念。地震救援素有“黄金72小时”,把握这短暂的时间提高救援效率,多行进一公里,多挖一方土,都将多一分生的希望和机会。

  让爱心接力更有序,离不开救灾信息及时权威发布。此次地震强度大,受灾面广,短期内的救助需求多。加上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的民间信息发布庞杂,区分轻重缓急提供救助,离不开政府及时权威的信息发布。只有政府指挥系统全面准确地掌握了灾区的需求,并定期向社会发布提示,民间的救援组织才能做到“心中有数”“助其所需”,政府救灾指挥部门也才能做到科学调配,提高整个救援的效率。

  让爱心接力更有序,还需要每个爱心人士更加理性,帮忙不添乱。救灾是一门科学,奉献爱心也不应止于热情。面对堵塞的道路,也许主动让路给更专业的救援队伍比自己急切赶路更加重要。面对微博上传播的不实救灾言论,也许不听信不传播也是一种爱心支持。甚至静默祈福,干好本职工作更是对灾区的最大支持。

  每一场灾难都如一面镜子,在目睹家园破碎、亲人离别的痛苦时,我们也看到了患难相恤、守望相助的民族精神,感受到了灾难面前宝贵的人性光辉和向上的力量,正是这些给予我们战胜灾难的无穷勇气。救灾还在继续,让爱心接力有序不断!□据新华社报道

  “搜救进行得很快,这和汶川地震很不一样”

  和汶川大地震救援所经历的“黄金72小时”不同,此次雅安地震的搜救要迅速得多。在短短的36小时之后,地震的搜救就已经接近尾声。“搜救进行得很快,这是和汶川地震很不一样的。”昨天下午,成都军区第13集团军驻川某师炮兵团长钟兵告诉记者。

  从昨天凌晨至昨天下午,晨报记者随同重庆一个救援车队连夜赶往龙门乡、太平镇以及宝盛乡,在采访中发现,这些地方的搜救工作已经基本结束,除继续救治伤病员外,灾区生活的恢复逐步提上日程。

  截至昨天晚上,灾区的余震仍然不断。傍晚时,挤在芦山县广电大厦一楼写稿的记者,在余震来袭时,多次起身跑向楼外。中国地震局的数据表明,截至21日16时,共记录到余震1567次,包括5.0-5.9级3次。

  落石频伤人,两武警重伤

  从4月20日当天抵达雅安开始,记者亲身经历有强烈震感的余震就不下10次。尽管每次余震持续的时间都不长,大多只有几秒,但强烈的震感仍严重威胁着人身安全。雅安境内的多条省道、国道道路都是绕山而行,频繁的余震就意味着塌方事故无法停歇。

  记者看到23岁的严凯凯时,他正被几名战友抬进芦山县人民医院临时搭建的手术室中,他的颈部、肩部、腿部和左手都被落石砸中,整个人躺在担架上陷入半昏迷状态。严凯凯是武警交通一总队第三支队的士兵,昨天中午12点刚过,正在玉溪乡一带执行道路紧急疏通任务的严凯凯,突然感到脚下一阵摇晃,紧接着山上的落石就向他和身旁的战友宋永科砸来。“推土机只能推掉大石头,小块的只能靠我们的官兵去人工清理,余震来的太强烈,根本来不及躲。”严凯凯所在部队的军医告诉记者,严凯凯被落石砸伤多个部位,而他的战友宋永科则被一块落石砸中头部,瞬间就满身是血。“我们这次来了300多官兵,这是受伤最重的两个。”因为不知道早先被送到医院抢救的宋永科情况如何,这位军医焦急地在医院内四处问人。

  在芦山县人民医院,昨天收治的很多伤员都是因为余震发生时躲闪不及,被山石或建筑物上的砖瓦砸伤导致。“城区基本没有什么伤员了,送来的都是家住山区或在山区活动的人。”医院负责伤者转运的志愿者说,由于众多医疗队伍和设施的加入,很多伤员已经可以在芦山就地治疗,需要转运的伤员明显减少。

  灾区急需帐篷、水和食品

  “搜救进行得很快,这是和汶川地震很不一样的。”昨天下午,成都军区第13集团军驻川某师炮兵团长钟兵这样对记者说。从20日上午9点接到任务命令,到抵达宝盛,钟兵的先遣队只用了5个小时,这其中还包括七八公里塌方路段的徒步行军。“目前灾区最急需要的,其实不是各种搜救队,而是帐篷、水、食品以及药品等物资。”钟兵透露,现在部队需要为灾民建立安置点,但目前帐篷等设施还没有送到太平和宝盛,因此只能为村民们搭建简易的帐篷,晴天还可以,但难以应付下雨天气。

  昨天下午,记者从龙门赶回芦山县城的路上看到,有一些灾民在大纸牌上写上“缺水,缺吃,缺帐篷”的字样,并将纸牌悬挂在道路两旁。龙门乡红星村一村民告诉记者,地震发生之后,原来的井水都变得浑浊不堪,短期内无法饮用。

  国家地震救援队抵灾区也因道路不畅前行困难

  直升机空降也不是随降降的

  昨日凌晨,国家地震灾害紧急救援队180名队员和12条搜救犬飞抵四川驰援灾区,希望抓住72小时黄金救援期尽最大可能抢救伤员。

  进入芦山县后,救援队兵分五路前往重灾区,由于灾区地势险峻、气象多变,原本计划搭乘直升机直奔宝兴县的一路救援力量,在起飞后未能顺利在宝兴着陆,他们或将改走抢修中的210省道辗转进入灾区。

  携带12条搜救犬救援

  国家地震灾害紧急救援队是国内最专业的救援队伍。这次前往芦山灾区的救援队共计180人,包括北京军区陆军第38集团军工兵团140人,武警总医院医护人员20人,国家地震局专家20人。救援队前来还携带了12条搜救犬,以及搜索、营救、分解、照明、生活保障等器具700余件套,专业救援车辆两辆。

  在12条搜救犬中,贾树志带的一条比利时牧羊犬有着“犬王”的称号。“这是它在参与玉树地震救援中得来的称号。”贾树志介绍说,这条搜救犬从2004年开始,已经跟随他10年了,2010年在玉树的高原搜救,它工作能力强,工作时间特别持久,“希望这次在芦山,它也能立新功绩。”

  必须学会保存体力

  在经过现场商议后,救援队伍被分成了5组分别前往5处重灾区开展救援。国家地震灾害紧急救援队队长霍树峰告诉记者,救援队伍中一队35人由他带队前往救援力量严重缺乏的宝兴县灵关镇,配备4条搜救犬,另外4队分别去芦山县的双石镇、太平镇、龙门乡、宝盛乡,各带两条搜救犬。

  随后,各个搜救分队在现场整理装备,按照各自救援任务有针对地挑选搜救器材。不过,由于灾区道路情况不佳,加上车辆拥堵严重,救援队伍在完成准备工作后,迟迟不能再次出发前往灾区,救援工作开展并不顺利。另一方面,从芦山县通往宝兴县灵关镇的210省道抢通难度巨大,山体滑坡不断,道路一直不能顺畅,灵关镇至今没有救援力量进入。

  在其他4队于昨日下午3时许最终驱车出发后,计划前往宝兴县灵关镇的那支救援队伍还在等待。这批队员从凌晨出发已经近15个小时没能好好休息,记者发现,他们在等候时都显得很安静,不少队员在军车上侧卧休息。

  贾树志介绍说,这样的情况在此前多次救援工作中也遇到过,救援队员在真正进入重灾区前往往要消耗掉很多精力,如何保存体力也是他们必须学会的。贾树志补充说,一些经验丰富的搜救犬同样懂得合理休息,遇到突发情况也不会特别兴奋。

  地形复杂,空中通道难通

  经过反复商讨协调,最后一支救援队决定乘坐直升机进入宝兴县山区,打通空中救援线。下午4时许,搜救队乘2辆军车抵达设在芦山县第三小学操场上的临时停机坪,停机坪上两架军用直升机已经待命。

  执行直升机运输任务的是成都军区陆军航空兵某陆航旅,一名飞行员告诉记者,20日地震发生后,部队就对灾区进行支援,打通空中救援线,转运伤员和输送救援物资,到昨日已经由近20架直升机参与救援工作。“主要是前往芦山县的太平镇和龙门乡开展救援工作,只要有个学校操场就能降落。”该飞行员说,他昨日上午7时许开始工作,已经不间断地飞了6趟。“可惜的是,通往宝兴县的空中救援通道一直未能打通。”该飞行员补充说,宝兴县的灵关镇由于缺乏场地不具备降落条件,直升机只是到镇上空盘旋视察,而在宝兴县城,虽然有可供直升机降落的场地,但由于县城地处山区峡谷,地势复杂、风向多变,他昨日上午驾机想要着落宝兴未能成功,“风太大了,风向也不断变化,降不下来。”

  该飞行员同时表示,这两天从空中俯瞰宝兴县城和灵关镇,当地灾情虽然比芦山县城要严重不少,但倒塌的房屋基本都是农户的矮房,较高的建筑物大多数并没有坍塌。

  昨日下午4时30分许,救援队35人的先期部队率先登机起飞。按照计划,救援队抵达宝兴县城后,将再徒步18公里抵达灵关镇,开展救援。然而,与上午一样,2架直升机最后未能在宝兴县着陆。5时许直升机返航,救援队员无奈地将搜救装备、物资搬下直升机。“我们在峡谷里盘旋了两圈,尝试了两回,但都没成功。”霍树峰说,他们会先返回县城,然后根据情况再做打算。“是等机会再坐直升机,还是走陆路徒步进去,现在还没决定,总之怎么快,就怎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