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大的石刻佛像——乐山大佛

  峨眉山之行终成现实。乐山大佛地处,位于岷江、青衣江、大渡河三江汇合处,是依凌云山栖霞峰临江峭壁凿造的一尊弥勒坐像,始凿于唐开元元年(公元713年),历时90余年方建成,建高71米,有“山是一尊佛,佛是一座山”之称,是世界上最大的石刻大佛。



 

 

 

  四川省乐山市古称嘉州,是一座具有3000多年历史的文化名城,因盛产海棠,世享“海棠香国”之美誉。宋朝名士杨徽之曾以《嘉州》为题,写诗赞道:嘉州山水地,三蜀最为美。翠岭叠峨眉,长谰涌锦水。市区既有浅丘山林,又有沃野平畴,三江绕城而过,四季花木繁盛,“森林在城市中,城市在山水中”。凌云大佛之雄奇、峨眉山水之秀美、沙湾郭老之博学,尤为天下瞩目,世人景仰。乐山不仅是全国著名风景旅游城市,而且是别具特色的绿心环形城市。

  


 

 

  1996年12月6日,峨眉山——乐山大佛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批准为“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正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小时候在画报上看到古老神秘的乐山大佛的图片时,简直是入神着迷,但那时候根本就没想到乐山去看大佛。

  乐山大佛体态匀称,神势肃穆,依山凿成,临江危坐。乐山大佛通高71米,头高约15米,头宽10米,发髻1021个,耳长7米,鼻长5.6米,眉长5.6米,眼长3.3米,肩宽28米,手指长8.3米,脚背宽8.5米。大佛左侧,沿“洞天”下去就是凌云栈道的始端,全长近500米。右侧是九曲栈道。

 

  

 

 

  乐山大佛头与山齐,足踏大江,双手抚膝,头项上可置圆桌,耳朵中间可站两条大汉,肩膀可做篮球场,它的脚背上还可围坐百余人,是一尊真正的巨人。大佛顶上的头发,共有螺髻1021个,这是1962年维修时,以粉笔编号数清的。远看发髻与头部浑然一体,实则以石块逐个嵌就。单块螺髻根部裸露处,有明显的拼嵌裂隙,无沙浆粘接。螺髻表面抹灰两层,内层为石灰,厚度各为5-15毫米。1991年维修时,在佛像右腿凹部中拾得遗存螺髻石3块,其中两块较完整。


  乐山大佛右耳耳垂根部内侧,有一深约25厘米的窟窿,维修工人从中掏出许多破碎物,细看乃腐朽了的木泥。这说明南宋范成大在《吴船录》中记载“极天下佛像之大,两耳犹以木为之”,是真实的。由此可知,长达7米的佛耳,不是原岩凿就,而是用木柱作结构,再抹以锤灰装饰而成。在大佛鼻孔下端亦发现窟窿,内则露出三截木头,成品字形。说明隆起的鼻梁,也是以木衬之,外饰锤灰而成。不过,这是唐代贞元十九年(803)竣工时就是如此,还是后人维修时用这种工艺修补,已不可考证了。前几年,有游客发现乐山大佛背后的山像睡佛,乐山大佛正好建在睡佛的心胸之处,寓意更加深刻。

  

 

  据唐代韦皋《嘉州凌云大佛像记》和明代彭汝实《重修凌云寺记》等书记载,佛像开凿于唐玄宗开元初年(713年),完成于唐德宗贞元十九年(803年),历时达90年。一千多年来,乐山大佛阅尽多少人间春色,经历多少朝代更迭,依旧肃穆慈祥,心旌不摇。

  乐山大佛开凿的发起人是海通和尚。海通是贵州人,离乡别家,来到乐山凌云山下当和尚。凌云山下乃三江汇聚之处,每当汛期,山洪暴发,洪水便似脱缰的野马,横冲直撞,常常毁坏农田,倾覆舟楫。

  

  

  

 

 

  为了制服江水,海通和尚立志开凿一尊大佛来镇住水妖。首先便是资金问题。海通和尚为了筹集资金,四处化斋,积少成多,经过数年努力,终于解决了这个问题。开凿之日,万众瞩目,喜形于色,但地方官吏却趁机刁难,声称要收取建造和保护费,否则不让开工。海通和尚十分气愤,斩钉截铁地说:“你们可以拿走我的眼珠,但不能拿走佛财!”地方官吏面带嘲弄的神色说:“你要真给我们眼珠,我们就不要你的佛财!”海通和尚马上拿出尖刀,自剜其目,用盘接住,捧到官吏面前。地方官吏大吃一惊,吓得赶紧逃离现场。海通和尚忍住剧痛,一挥手,大佛立刻开凿。海通和尚圆寂后,他的徒弟领着工匠继续修造,经过90年的努力,乐山大佛终于耸立在岷江、大渡河、青衣江汇流之处。


  现在再回头谈谈巨型睡佛,这是一尊全身长达4000余米,由几座山体组成的巨型睡佛。睡佛四肢齐全,体态匀称,面目清秀,安祥地漂卧在山脊上,仰面朝天,慈祥凝重。巨佛宽广的胸膛、浑圆的腰和健美的腿轮郭很清楚,头部的发髻、睫毛、鼻梁、双唇和下颌维妙维肖,极富神采,一切都是自然天成,令人叫绝。而著名的乐山大佛不偏不倚正好端坐在巨佛的心胸部位。

  

  巨型睡佛的发现颇具戏剧性。1989年5月,广东顺德的农民潘鸿忠到乐山旅游拍下了一张风景照,回家后突然发现山形宛如“健男仰卧”,便写了一篇《乐山巨佛发现记》发表,一时包括《人民日报》的许多报纸和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新闻单位竞相报道,在国内外产生了始料未及的反响,慕名而来的远近游人,络绎不绝。有趣的是潘鸿忠一直否认自己是发现巨型睡佛的第一人。潘鸿忠本来就喜欢考古,他钻研了古人咏乐山的诗词后,认为宋代苏东坡、黄庭坚当时就有所悟,并在诗中有所暗示,只是碍于山上顶之“塔”显示了睡佛的性别,限于封建礼教不便明言,因为别说佛祖,就是和尚都是要禁欲戒色的。这一点也许是巨型睡佛在民间被湮没了千百年才突然被人发现的原因。而人们津津乐道的是乐山大佛正好位于睡佛的心胸部位,寓“心即是佛”、“心中有佛”之意。“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坐”是一句有名的戏言,这睡佛的“佛祖心中坐”绝非偶然,必定是古人匠心有意的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