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金山华夏第一卧佛 巨岩雕凿长38米

  淘金山在福建省沙县城西3公里处,海拔501米,总面积6平方公里。山虽然不高,但林木森然,危岩耸峙,行径纵横,自古以来就是一方寻幽揽胜的好去处。特别是1992年定山卧佛造像在此完成之后,淘金山更是名声大噪。一个秋暮黄昏,我决定前往圣地,礼拜大卧佛。

  当我沿着斑剥古道,穿过华严寺、三叠岩,攀上密林深处的爱晚亭时,如烟的暮霭正随着飒飒秋叶飘落下来,笼罩了山中的景物。倚栏独坐,四周好清静。不见了游人的踪影,没有风声,不闻泉咽,满山嶙峋怪状的岩石如同老僧入定了。而那草丛中秋虫的叫声,此时听来,不但不使人觉得吵闹,反倒平添了几分空山的幽寂。时有梵唱钟鼓隐隐约约断断续续地传来,一声声融入淡淡的暮色,融入疏朗的秋林,融入我了无牵挂的心境,叫人蓦然生出一种“身心尘外远,岁月尘中忘”的脱俗感觉。



                    淘金山卧佛



  

  纵目远眺,横卧在山中的大佛,庄严典雅。淘金山的卧佛为定光佛。据说,定光佛出生时,身边有许多灯,故名燃灯太子,成佛后亦称燃灯佛。佛经云,佛教有三世佛,即过去佛、现在佛和未来佛,定光佛是过去佛。

  相传,淘金山上的定光佛与宋朝抗金名相李纲之间还有一段传奇故事。宋宣和元年,即公元1119年,名相李纲因力主解救开封水灾,并抵御北方女真势力,给宋徽宗上了《论水灾疏》,遭权贵嫉恨,被贬到沙县,淘金山洞天岩风景区成了李纲经常燕游休闲之处。一天,李纲在县西大洲看见一位僧人过溪,足不沾水,凭虚而渡,知是异人,就尾随其后,追至洞天岩,只见僧人侧卧石上,似睡非睡,李纲便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待僧人坐起,李纲上前问候,见僧人谈吐不凡,就虔诚地询问前程,僧人只说了“青着立,米去皮,那时节,再光辉”只言数字。李纲追问此乃何意,僧人不语,径直起身出山,飞身过峰。时过6年,即靖康元年,李纲复出,任兵部侍郎,尚书左丞,至靖康二年,李纲任丞相,那时才恍然大悟。原来“青着立”就是靖字,“米去皮”即糠(谐音康)字,这4句话联在一起就是说李纲会在靖康年间再光辉(复出)。宋时人们为了纪念这个故事,就在洞天岩李纲遇仙处雕凿定光佛像,也就是那位僧人。可惜上世纪50年代由于建设鹰厦铁路,此造像没有保存下来。现在的卧佛造像是1992年11月择淘金山巨岩,延请惠安龙山石研所重雕,历时16个月,卧像长38米,宽10米,高11米。卧佛坐西北,朝东南,佛面俯瞰沙县城关,可谓“日受千人朝,夜享万盏灯”。

  “三十年来寻剑客,几回落叶又抽枝”。淘金山中的花草树木,不知经历了多少个春秋,值得一提的是山上的苏铁林。相传,这里的苏铁是宋元年间一位云游四方的僧人从印度引来的种苗。经有关专家现场考察论证,从那粗壮颀长的茎推算,淘金山苏铁林中树龄最长的在800至1000年,这种树因羽状叶片酷似人们想象中的凤凰的尾巴,故又称凤尾松、凤尾蕉。在刚劲勃发的苏铁群上方石壁上,镌刻着清末民初著名篆刻家李苦李苍老刚健的作品“倔强如昔”4个大字,这正是淘金山苏铁顽强生命力的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