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江市中区旮旯沟 深山藏古寺

  [原标题] 内江市中区旮旯沟 深山藏古寺 奇石似美人

  

  远眺旮旯沟瀑布(图片来源:华西城市读本 摄影:王瑶)

  

  黄桷树已经与山崖融为一体(图片来源:华西城市读本 摄影:王瑶)

  

  被黄桷树荫蔽的旮旯寺(图片来源:华西城市读本 摄影:王瑶)

  

  旮旯寺中同时供奉着多尊菩萨(图片来源:华西城市读本 摄影:王瑶)

  在内江市中区凌家镇高洞村与永安镇白杨村交界处,有一处天然形成的峡谷水域,人称“旮旯沟”。旮旯沟中,不仅有深黑色形似美女的旮旯石,还有相传建于嘉庆年间的旮旯寺。而狭长的山谷中,初春时分会有梨花李花次第绽放,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与人们的栽种匠心巧妙地结合在一起。

  内江有个旮旯沟 峡谷中的“柳暗花明”

  旮旯是中国方言词汇,是北方、南方许多省份居民生活中常用的一个词,指屋子里或院子里的角落,或指一切角落。按照《现代汉语词典》中的诠释,是“狭窄偏僻的地方”和“角落”的意思。

  旮旯沟的存在,与“狭窄偏僻的地方”这一释义相符。实际上,由于方言上的差别,旮旯(gālá)二字,被多数内江人念做(kākā)。

  这片全长约两公里的峡谷水域,位于市中区永安镇白杨村和凌家镇高洞村的交界处,来自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宽约150米,沟内流水潺潺,两边则分布着大小形态各异的灰黑色石头。

  由于旮旯沟地处永安镇和凌家镇交界处,因此,从两镇地界均可到达。从凌家镇走的话,沿凌桥(凌家镇—伏龙乡)公路行1公里,向左转行1.5公里,从高洞水电站进入。从永安镇地界进入的话,需要从市中区凌家镇往伏龙方向两公里,到石桥左转进入基耕道1公里,到达采石场左转进入基耕道1公里左右。

  由于独特的地形,因此,在旮旯沟形成了一道瀑布,水流充足的时候蔚为壮观,与内江东兴区面积广阔久负盛名的陡坎瀑布相比,旮旯沟瀑布另有一番风味。

  到旮旯沟最好的季节是春天,高低起伏的峡谷内,梨花、李花、油菜花争奇斗艳,再加上嫩绿的草木和暖暖的阳光,一定会让你不虚此行。

  沟里藏有旮旯石 绵延百年的瑰丽传说

  旮旯沟两岸及水中分布着的各种灰黑色石头,被当地人称为“旮旯石”。也有人说,是先有“旮旯石”,这个地方才被称为“旮旯沟”的。

  实际上,这个藏于深山小村之中的旮旯沟,被当地人和游客挖掘出了不少景点和传说。面积达600平方米的浮云洞便是其中一个。该洞可容纳上百人同时在洞中游乐,洞顶岩石凹凸不平,状似浮云,因此得名。

  相传,八仙曾在此洞中游乐。浮云洞外,左侧是一高达30米的绝壁,上有几个酷似人脚印的凹陷,称仙脚石。浮云洞前方,是一块高达3米酷似青蛙的巨石被称为青蛙石。当年八仙在此游乐时,铁拐李喝醉了酒,一个飞步在绝壁上未站稳,摔进谷中,即变成了一尊青蛙石。浮云洞之下,还有跳蹬石、雄鹰石、椅子石等怪石供人逐一观赏。

  旮旯沟的最宽处,是一片约3000平方米的小湖。湖面波平如镜,清澈见底,传说每逢月夜便有仙人来此游乐,故称“仙乐湖”。在仙乐湖左侧的凉风坳上,一块高达20余米的巨石立在坳口,酷似一个女人头像。相传织女和牛郎分开后,织女便来此望夫,日夜盯着在仙乐湖中游乐的仙人,希望有仙人能帮助她见上牛郎一面。当地村民说,只要是在月色明亮的夜晚,站在凉风坳斜对崖观看,此石便会幻化成一个女人,眼望湖中,满目忧怨。因此当地人称此石为“织女望夫”,也称“织女石”。

  还有一座旮旯寺 心诚则灵的庇佑之所

  在永安镇白杨村的旮旯沟地界往上走200米左右,能看到一座小小的红墙青瓦寺庙,上书“旮旯寺”三个字。传说称,这座庙原本建在旮旯沟里,因为不时会被水淹,重建过多次。有一年,当地一个财主想要生个儿子,就到旮旯寺求菩萨保佑他老婆生儿子,并发愿说如果真的生了儿子,他就花钱把寺庙搬迁到高处。结果后来,他老婆真的生了一个儿子,他便在旮旯沟高处重新修建了旮旯寺。

  71岁的宋天成,如今是旮旯寺每年观音会的主持人之一。从小生在白杨村的他,对财主这个传说不予置评。他告诉记者,他所了解到的旮旯寺,最早建于嘉庆年间,如今供奉着17尊菩萨。“现在只有两根龙柱和灵官、川主菩萨是原来的,其他都是培修的,后来很多人都把菩萨拿去扔了,有些扔到了山下,有些扔到了河里。”

  宋天成说,以前庙里住着两个和尚,一个姓白,一个姓陈,后来,二人都离开了旮旯寺。“我小时候喜欢到庙里去听他们摆龙门阵。据说我们这里原来叫青龙湾,那两根龙柱就是这样来的。历代旮旯寺的和尚也是埋在附近的,所以又有个名字叫和尚墓。”

  实际上,旮旯寺虽小,却一直香火很旺。据宋天成介绍,如今每年三次的观音会,不光邻近乡镇的人会赶来参加,还有不少内江城区的人参与,每次都要坐十几桌。

  沟中岁月 挡风遮雨的山中精灵

  在旮旯寺背后的山崖之上,生长着一棵粗壮的黄桷树,深深扎根于石缝之中。宋天成说,黄桷树的树龄跟他的年龄差不多,“眼见到它一天天长起来”。

  我们到访那天是个下午,有明媚的春日阳光,还有婉转的山中鸟鸣。这棵生长于山崖之上的黄桷树像一把撑开的大伞,给面前的旮旯寺以荫蔽。时值5月,地上铺着一层厚厚的枯叶,人踩上去会发出沉闷的响声,而树梢上渐次冒出的鹅黄色嫩叶,是春日里极美的点缀。

  黄桷树的根部,放置着当地居民后来供奉的土地菩萨。土地公和土地婆身着彩衣,微笑着守护着脚下的这方土地。有风吹过的时候,树梢娇羞的嫩叶禁不住“折腾”,会随风飘落,在空中下起一场鹅黄色的“嫩叶雨”。

  宋天成说,黄桷树现在已然成为了旮旯沟的固定景点之一,每个到访的人,都会来看看、摸摸这棵黄桷树,并与它合影。“崖上的树都长得这么好,说明我们这个地方风水好啊,经常都有内江城里的人来玩,还有好多从自贡过来的,一到周末就很多人来问路。”

来源:华西城市读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