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毛泽东一生中参拜过的寺院

  

毛泽东


  佛教寺院是出家人修行的场所,也是信徒拜佛、游客游览参访的地方。自佛教传入中国,寺院作为一个接引众生的道场,就因其特殊的环境与地位,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毛泽东是新中国的缔造者,从出生那一天起,就与佛教结下了不解之缘,后来,无论是在外求学,还是在领导中国革命取得胜利的过程中,都始终与佛教寺院保持着联系。在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之际,本人就毛泽东主席在建国前参拜、借宿、工作、战斗的佛教寺院进行了一次梳理。现连掇成文,作为一份礼物,献给祖国六十华诞。


  一、石观音庙——毛泽东参拜的第一座寺院。


  石观音庙位于湖南省湘乡县唐家坨。毛泽东的外婆家就在这个村上。毛泽东的外祖母和母亲都笃信佛教。毛泽东出生前,毛泽东的母亲文七妹已生过两个孩子,但都没有成活。1893年12月26日,文氏生下第三个孩子,即毛泽东。她唯恐这个孩子再夭折了,就将他寄养在娘家——湘乡县唐家坨。该村的村后有一潭,名曰龙潭口。龙潭口旁矗立着一块巨石,高二丈八、宽二丈。石上建有一座小庙,即石观音庙。毛泽东出生不久,外婆及母亲文氏就把他抱到“石观音庙”,烧香叩拜,并认巨石为干娘。由于毛泽东排行第三,为此取名“石三伢子”。毛泽东第一次进庙拜佛不到一岁。


  二、南岳大庙——毛泽东第一次徒步为母亲还愿的地方。


  南岳大庙位于南岳衡山角下的南岳古镇北街,始建于唐开元十三年,大殿按照北京故宫的样式修建,占地98900平方米,殿高7.2丈,是我国五岳中规模最大,总体布局最完整的古宫殿式的庙宇。有小故宫之称。该庙距毛泽东的老家韶山132华里。1908年(一说是1909年),毛泽东的母亲文七妹生病,久医不愈,于是许下心愿,去拜南岳菩萨。可是,体虚无力,不能成行。年仅十五岁的毛泽东便代母亲去南岳还愿。为了节省钱财,毛泽东自带干粮,渴了喝山泉水,饿了吃袋中的馍。经过两天一夜的跋涉到达南岳大庙,极其虔诚地为母亲拜佛进香还愿,事毕后,他还去了嘉应门、御碑亭和寝宫,并登上了衡山的主峰祝融峰。这是毛泽东第一次远离家门,也是他第一次虔诚地拜佛。


  三、沩山密印寺——毛泽东第一次与僧人谈佛论道的地方。


  沩山密印寺位于刘少奇主席的故乡——长沙市宁乡县西部山区,地处宁乡、桃江、安化三县交界处。距韶山三十五余华里,始建于唐元和二年(公元708年),为佛教沩仰宗的发源地,是一座有一千二百余年历史的古老寺庙。1977年了月中旬,在湖南第一师范学校读书的毛泽东利用暑假,邀好友萧子升(湖南第斗师范学校校友,比毛泽东早毕业一年)徒步从长沙出发,进行了一次游学。他们各带一把雨伞、一个挎包,装着简单的换洗衣服,历时一个多月,走了九百多里路,游历了长沙、宁乡、安化、益阳、沅江五个县。在这次游历中,毛泽东专门探访了沩仰宗的祖庭——密印寺。在密印寺,他特意拜访了老方丈,翻阅了寺藏的各种佛经,与方丈讨论了佛理。这一年,毛泽东24岁,是有史可考的毛泽东第一次与高僧大德谈佛论道。


  四、北京福佑寺——毛泽东第一次把寺庙作为开展革命工作的地方。


  张敬尧,皖系军阀。一九一八年三月率北洋军进入湖南就任督军。到任后蛮横封禁《湘江评论》。湖南学联公开发表驱张宣言。一九一九年十二月十八日,毛泽东率领赴京的驱张代表团到达北京,住在北长街福佑寺。在福佑寺毛泽东成立了平民通讯社,自任社长,起草发出大量驱张的稿件、呈文、通电、宣言,分送京、津、沪、汉各报发表。黎锦熙(毛泽东在湖南第四师范的历史老师)曾回忆当时在这座庙里见到毛泽东的情况: “当我去看时,他正坐在大殿正中香案后,香案很长,左边摆着平民通信社的油印机和通信稿件。毛泽东每天要印发一百多份稿件,分寄给全国各地报社,揭露张敬尧鱼肉湖南人民的罪行,宣传湖南人民的‘驱张’斗争”。毛泽东在福佑寺坚持斗争近5个月。福佑寺也成为毛泽东把寺庙作为开展革命工作的首座寺院。


  五、北京法源寺——毛泽东第一次在寺庙中为亲人守灵的地方。


  1920年7月17日,不满五十岁的杨昌济病逝。1月25日上午八时,杨昌济追悼会在宣武门外法源寺举行。毛泽东到法源寺与杨开智、杨开慧兄妹一起守灵,并发起募捐,抚恤遗属,操办后事。杨昌济(1871— 1920),字华生,教育家。长沙人,是杨开慧之父。1903年留学英国,专攻哲学、伦理学。1913年后在湖南省立高等师范学校、第四师范、第一师范等校任教,是毛泽东的伦理学老师。1918年任北京大学教授,并介绍毛泽东去北大图书馆工作。1936年,毛泽东同斯诺谈到他在湖南第一师范读书的情形时说: “给我印象最深的老师是杨昌济,他是一位从英国回来的留学生,我后来同他的生活有密切的联系。”


  六、湘潭银田寺——毛泽东第一次召集农运骨干积极分子举行秘密会议的地方。


  古银田寺位于湖南湘潭韶山银田镇,距毛泽东故居8公里,是湖南省重点保护寺院之一。银田寺建于明代天顺三年,原名静安寺,清道光年间,修茸扩建,因在庙前田中取土挖出一罐银子,并改名银田寺。该寺坐北朝南,砖木结构,墙壁粉白色,与南方其它寺庙迥然不同,是唯一的一座白色寺庙,故又称白庙。1923年6月12日,“中共三大”在广州召开。毛泽东参加“三大”后,回到湖南,着手开展农民运动。为了寻找一个安定的活动场所,毛泽东把银田寺作为农运骨干积极分子的活动中心,并在这儿多次召开秘密会议。1925年10月,湘潭第一区农民协会成立,会址就设在银田寺,同时在寺内厢房开办”知行合作社”,印刷农民协会的文件,推动农民运动。


  七、瑞金东华古庙一一毛泽东在中央苏区养病、谈佛的地方。


  1931年11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在江西瑞金成立,毛泽东当选为人民委员会主席,开展反“围剿”斗争。由于国民党政府的经济封锁和王明“左”的经济政策,中央苏区食盐、布匹、药品极端缺乏,部分地方因缺粮甚至发生饥荒。这期间,毛泽东患疟疾,因无药可治,病倒了。到福建长汀养病。1932年1月下旬,转到瑞金叶坪的东华山古庙。古庙厅堂正面,供奉着众多佛像,警卫员陈昌奉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雕琢精细、栩栩如生的佛像,惊奇地指着一尊菩萨说: “你们看,这菩萨的肚子这么大!”说着,还伸出双手在自己的肚子前比划。毛泽东笑着告诉他: “这是弥勒佛,他的肚量大着呢,能容五湖四海。我们不是菩萨,可待人待事,也要有他那么大的肚量才好。” 最后,毛泽东在这儿养好了病,开始了第四次反“围剿”。


  八、毛儿盖索花喇嘛庙——长征途中,毛泽东召开政治局会议的地方。


  1935年8月,红军长征到达四川松潘县毛儿盖。在毛儿盖的八寨乡有一座喇嘛庙。8月20日,借用喇嘛庙召开了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在会上,毛泽东起草了《关于目前战略方针之补充决定》,针对张国焘提出的向青甘边缘地区退却的主张,进行了严肃的批评,指出红军应向陕甘发展的策略,克服张国焘右倾逃跑主义。这次在喇嘛庙召开的“毛儿盖会议”,为创建川陕甘革命根据地奠定了基础。毛儿盖喇嘛庙现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设有毛儿盖会议旧址纪念馆。


  九、陕北佳县香炉寺——毛泽东第一次把佛教称作为文化的地方。


  1947年10月中旬,毛泽东带警卫李银桥等去陕北葭县(今佳县)南河底村搞调查。该村在白云山脚下,毛泽东问: “想不想去看庙?”李银桥说: “都是一些迷信。”毛泽东说: “片面,片面!那是文化,懂么?那是名胜古迹,是历史遗产。”李银桥牵来大青马,准备让毛泽东骑马上山看庙。毛泽东却抓起一根柳木棍,手腕一旋,半认真地说: “不骑马了,看庙嘛,走去才显得虔诚。”毛泽东去的这座庙,在当地叫香炉寺。走进香炉寺,毛泽东看到泥塑菩萨,说: “这些东西,都是历史文化遗产,是我们这个民族的宝贵财富。一定要好好保护,不要把它毁坏了。” 香炉寺坐落于佳县城东北200米黄河畔的峭壁上,东临黄河,三面绝空。峰前有直径5米,高20余米的一巨石矗立,与主峰间隔2米,形似高足香炉,故而得寺名,素为古佳州八景之一。是毛泽东转战陕北时,唯一游历过的一座寺院。


  十、五台山塔院寺——毛泽东唯一问过卦的一座寺院。


  五台山位于山西省东北部,文殊菩萨的道场,是我国佛教四大名山之一。1948年3月23日,毛泽东率领中共中央机关,告别陕北,经山西挺进河北——中央工委所在地西柏坡。4月9日傍晚,因大雪路途受阻,毛泽东、周恩来和任弼时一行登上五台山峰巅鸿门岩,夜宿塔院寺方丈院。第二天一早,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张连奎(五台县负责人)等九人由老方丈、小沙弥作向导,游览了台怀镇诸寺院。在游览过程中,毛泽东与老和尚边走边聊,问了三卦。一次是在塔院寺的鼓楼,毛泽东问革命能否成功?老和尚答: “能!一定能!天随人愿嘛”;一次是在大雄宝殿的抽签处,毛泽东得一上上签,老和尚随口说道: “施主此行平安无事,一生上上大吉”;一次是在钟楼撞钟时,毛泽东撞了三下,老和尚念道: “施主远道而来,撞击铜钟,必能声震寰宇。”毛泽东一行共在五台山共住了两天,第三天离开五台山,5月1日到达西柏坡,接着从西拍坡“进京赶考”,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毛泽东主席在建立新中国的过程中,每一个阶段都与佛教寺院结下深厚的缘分。可以说,一部中国现代革命史,佛教寺院始终贯穿其中。这从另一个侧面展现了佛教的魅力和“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的深刻内涵。在共和国走过六十年的光辉历史的今天,我们在缅怀伟人光辉业绩的同时,应该加倍地把佛教寺庙视作中华民族的文化遗产加以保护和利用,为和谐社会的建设做出贡献。作者:蒋守丰


  参考文献:

  1、 《毛泽东生平》资料来源: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百科全书(1949-1999)》 出版者: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9年7月版)

  2、 《毛泽东选集》,毛泽东著,人民出版社,1991

  3、 《新发现的毛泽东》王若水著

  4、 《党史笔记:从遵义会议到延安整风》(上、下)何方著香港利文出版社,2005年5月

  5、 《西行漫记》埃德加·斯诺著 出版者:三联书店

  6、 《毛泽东传(1893-1949)》逄先知、金冲及主编

  7、 《杨昌济及其教育思想述评》作者:詹小平 孙海林 湖南第一师范学报2009年第1期

  8、 《长征:闻所未闻的故事》(美)哈里森·索尔茨伯里著

  9、 《汪东兴回忆毛泽东》,汪东兴口述,裘之倬整理名流出版社,1997年

  10、 《湖南农民运动资料选编》湖南省博物馆编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

  11、 《回忆与研究》 (上)李维汉 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6年4月版

  12、 《红军长征史》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