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善弘法:五尊紫金身佛现宣化上人

  据了解孙东柏居士一九七八年来美游学,在年底十二月二十二日找到了金山寺。当时,金山寺还在十五街,比起台湾的寺院,金山寺显得非常简陋,他一时找不到进寺的大门,站在似门又似窗的寺前正犹疑不前,突然一阵阵的暖流注入前胸,透散全身,顿时感到精神奕奕,神清气爽。这时,有人从里面向他招手,踏入右侧小门,一个白人和尚跟他说了一些简单的中国话,说自己是宣化老和尚的美国弟子。孙东柏居士表明要参加万佛圣城为期三周的冬季禅七,法师微笑着带他进去,和几个中国人及一个刚从伦敦来打七的年轻英国人共五个人,一起搭便车前往万佛城,一路上说起万佛城打七的情景,念了十五年的佛、从没参加过禅七的孙东柏居士心头忐忑不安:到底什么是禅七呢?在车上,孙东柏居士闻到一股又沉又浓的檀香味,久久不散。


  当时的万佛城也是很简陋,禅七期间,每个晚上,上人都会讲一小段《华严经》及开示。在第二个礼拜天晚上,上人说明天他必须往洛杉矶一趟,嘱咐大家参禅不要害怕,不可懒惰,大众之间一定有人会得二十五圆通的法门,并特别为大众说了四句偈:


  一九七八打禅七,不紧不慢不焦急;


  绵绵密密勤精进,不久当至诸佛地。


  就在开示后,礼佛时,孙东柏居士抬头一看,在上人坐的讲台上方水平线上,约有五尊一丈高的圆锥形紫金身佛,在上人等肩高处悬空而坐,紫金身光,衬托着老和尚的大红祖衣,互相辉映.


  网上礼佛毕,上人故意问道:“你们有谁看到或有什么感应的吗?讲出来让大家知道。”当时,孙东柏居士觉得上人这个问题有点古怪,并约略记得上人说过:“修持有感应时,不要说出去,除非师父同意或鼓励同参,方可点到为止。”上人似乎知道孙东柏居士在疑惑中,又连问了二次,他还是犹豫不定。最后,上人说:“说出来,给大家听听,参禅功德绝不唐捐。”孙东柏居士才终于鼓起勇气说出刚才所见所闻,当时他离讲台约有百尺处。


  孙东柏居士在那两个礼拜的禅七中,对上人印象原本并不深刻,直到见佛后,才恍然警觉,这么简陋的道场,上人凭什么道行得五佛护持?他后来把这件事载入了自己所写《我所认识的度轮宣化老和尚——感应与事迹》及《禅为唯一真》来报答佛恩及感念上人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中以身作则,坚苦卓绝,奋斗不懈,为法忘躯,建立法城,维护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