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善弘法:达摩祖师的玄妙法语

   达摩祖师是中国佛教的初祖,是禅宗的祖师,对中国的佛教历史影响巨大,不但对禅宗、密宗,对净土宗等也有影响。达摩祖师在中国留下了很多玄妙法语,主要有《达摩宝卷》、《血脉论》、《悟性论》、《四行观》、《破相论》等,但现在的一些行人不能正确理解达摩祖师留下的法语,以文解义;一说“人人是佛”,那还修什么呀;一说“佛不度佛”,我也是佛,还用修行网上礼佛吗。无论出家人、在家人,能认知达摩祖师法语的真相,都非常重要。达摩祖师的身份、背景,我略去不讲,也不具体讲哪部论,只讲达摩祖师到中国来是怎么回事,根据我知道的难懂的地方来讲一讲。

  

  一是达摩祖师到中国来,开始到王园寺(今称光孝寺),一些法师见来的僧人光着脚,连鞋都不穿,就知道是从印度来的。佛教产生于印度,佛在印度示现,大众就请这位印度僧人说法。达摩祖师到法坛上坐一会,却什么也没说。当时一些僧众不理解,到现在人们也争论是何原因。二是踏一叶芦苇渡江,到嵩山少林寺洞禅坐九年。这些法相示现了什么法义,主要有八点:

  

  第一,示现大乘与小乘之别。达摩祖师什么也没说,是在观察当时在场僧众的根基。那时,佛教在中国刚刚兴起,多数僧众修行的是小乘法;达摩祖师要弘传的是大乘法,对小乘根基的人说不了,说了也不被接受。若说“直指人心、离相无相”等大乘法;这些众生心生谤毁,就要堕落地狱。因为达摩祖师是圣人,是来寻觅佛法传人和弘法利生的;又因为达摩祖师是菩萨示现,慈悲众生;所以,没有办法说法。有偈云,“不见佛理,好作有缘。而爱功德,不住听吾。”

  

  第二,示现证悟离文字相。当时一些修行人多研究理论、研究形式,都在文字上打转转。达摩祖师要告诉行人须直指人心,不需在经书上找证悟。证悟是实修实证得来的,和文字没什么关系。光读佛经,把佛经读碎了、读烂了,也难知晓证悟法义。所以,修行人可以先不用读这部经、那部经;不去研究有没有神识,怎么找这个心,心性如何而来等等理论上的法理;在理论上研究,没有实修,不能证知;理论上来回论证,把修行时间都浪费掉了。

  

  达摩祖师说,不用研究这些理沦,就知道自己身上有一个真我,也就是神识、也是心,这个心里还有一个性,直接修行见它吧。修禅的人就直接按照禅宗观照的方法,直接来明心,直接来见性,把时间用来参禅。一些人一听“直指人心”,就说也没让静坐呀。直指人心,是不是不用读诵佛经了?一些人习惯于相对法,爱著两边思维。正法时代,修行人静坐是必然的,根本不需要说。初行人先不要研究理论,当人在修持过程中有一定证悟以后,再来诵持佛经,这样倒过来修行非常快。我跟诸位讲过,我学佛前十年一部佛经都没读诵过;可是后十年,什么佛经一读诵就明白,只不过当时我不能讲;前十年我什么理论也没研究,就好好修行,有证悟以后,进入了那个境界,理解地非常快。要知道在没有证悟之前,读什么被什么转,研究这个,又失去那个,顾此失彼。禅宗出现了很多高僧大德,六祖大师、宣化法师等,说法非常好,非常圆融。为什么?就是有证悟,证的多、悟的多,而空说的少。修行净土的人,古德也很多。现在的一些人,往往引证理论的多;而实证真悟的少,得念佛三昧的人更少。没有证悟的人讲理论容易误人,有的把念六字洪名简化成四字,有的把静坐念佛简化成念佛;拜佛佛经上分明是“都摄六根,净念相继”。修行净土法门也有一些方法,也有静坐等一些传承,可是都被一些人给省略掉了。密宗的一些大师们也都了不起,密行功夫极高,修有证悟。实质上,能证悟到世间诸法空相和出世间诸法实相的人,才能脱离生死;而光谈理论、执著文字脱离不了生死。所以,修行人不要在理论上下功夫,不要在文字上转来转去;而要重实修、重证悟。

  

  第三,示现神通智慧。踏一叶芦苇渡江,是显现神通。神通的作用是什么?制服外道。当时,一些外道、人非人等都来扰害,出种种难题,达摩祖师都用神通给化解掉了。修行可以证得神通,为法故可使用神通。

  

  第四,示现正法。达摩祖师没说怎么示现正法,而是行动上不贪皇室名利,梁武帝有意留做国师,转身就走,请而不回;在蚩尤洞禅坐九年,不需要任何供养,也是不贪求任何供养而修禅观。现在一讲观,有人会说,“行、住、坐、卧都是禅”吗,观就是想吧。“观”离不开静坐,在静坐的基础上,静极有禅定;在禅定中才有观。有想无禅定,有禅定才证空,得定空三昧才有观。禅观不离静坐,这是正法修行。一些人谈观,就用思维去想,把静坐给丢了;只说行住坐卧都是禅,把禅行给简化了。讲修观也好,讲禅行也好,都是以静坐为基础;离坐无禅,离禅无定,离定无观,离观无慧。

  

  第五,示现人、法空道。因为达摩祖师是得道高僧,证得了人空、法空。证道之人,显示光脚,表“无邪”之谛。据老年人讲,清朝末期,在北方的冬季里,有的比丘身穿单衣光脚走在雪地上,夜间住在山洞,一点看不出冷;而普通人,穿皮衣棉鞋仍觉冷。达摩祖师在弘法过程中,收了一位女弟子(未作考证);女弟子想,传完法后我就把师害死,那么达摩的法就到我这里为止,达摩到中国传的法全在我这里。达摩祖师有他心通,知道这些,但与这位女弟子有缘,不能舍弃。传完法后,女弟子果然在食物中下毒,要害祖师。但达摩祖师用神通暗中把毒药化解了,既教化了这位女弟子,又以德报怨。现在人以德报怨的少,以怨报德的多。学佛的人,应以德报怨,以平等心待人处事,不以善喜,不以恶悲。修行人以德报怨,空无人相,空无法相;自知法中无我,多怨培德;自观诸法空相,不著我有。这就显示,达摩祖师已证悟人、法二空;说法也不著人、法二相。所以,说法能说出佛教的真谛来。

  

  二祖断臂求法,示现大法难求。偈云,“诸佛菩萨求法,不以身为身,不以命为命。”为什么这样示现?人若没有大决心、大坚固力,想求佛的无上大法、密法,太难了!为什么说法不轻传、大法难求?现在众生的坚固力不够,让他静坐念佛三年,他说“哪里有时间呢”,或“腿疼太苦啦”等。一听说有大法、密法就着急,无功德而以贪心求法,著诸相而以邪心求法,能求得到吗!现在着急,无量劫来都干什么去了?当下都干什么去了?另外,禅宗有密传,禅宗传到哪一代都有秘密的法要,不都是公开的。看五祖与六祖以心印心,谁也不知道怎么传的。法无文字相,不立文字。一听“达摩老祖一字无,全凭心意下功夫”,有人就说“心意”不还是五蕴吗?不是,那是个修行法门。佛拈花微笑,教外别传;以心印心,不立文字;心心相知,意意相通。在佛法传承中,多是师父找徒弟。可是有些人自作聪明,对佛法禅机的法语,以文解义。所以,不证得人、法二空的人,讲不出实相来,偏解正法,因果可怕。我曾对诸位讲过,佛法不是乱讲的,也不是用什么理论能解释明白的。达摩祖师西归后,在西藏传了密法,密法是什么?“拈花微笑千古迷,以心印心法门立。气贯虹身印通关,无字文诀祖师意”。这和“达摩老祖一字无,全凭心意下功夫”一理,无法明说,用现在的理论方法寻找也找不到。用思维心一万劫也想不明白。偈云,“明佛心宗,寸无差误,行解相应,名曰为祖。

  

  第七,示现有缘人承传佛法。一坐九年,把像印到石头里。怎么印的?千百年研究未果,这是神通力。达摩祖师问弟子有所得吗?有言无得,无言真得;得承密法,唯有叩头。一些菩萨行人,到这个世界上来,示现普通人,说普通话,做普通事,肩负佛法重任于心;没到时间,绝不提前一天出世。遵从佛旨,否则,就是犯戒。达摩祖师在蚩尤洞禅坐,梁武帝派人欲强行抬走,那就是犯戒,是违逆佛制。不要认为用绳子绑没绑走,就没事了,那些人是有业报的。所以,讲法法师的意愿不可违背;可能不是个人意愿,是在遵从佛旨。偈云,“须明他心,知其古今,不贤不愚,无迷无悟。”

  

  第八,示现神通玄妙。只履奔西方,为后人留下玄妙。达摩祖师圆寂于少林寺,而墓里无有尸骨。有寺中和尚从西藏回来的路上,看见达摩祖师了,挑着一只鞋往西走。众人不相信,开棺发现里面只有一只鞋。达摩祖师示现圆寂时一百五十岁,可见是禅宗的宗师、密行的高手,愿意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如果有愿力,可以留形于世一万年。但很少有人愿意留形于世的,佛法传承任务完成就走。这个世界可不怎么好玩,祸福相依,五浊相扰,有谁愿意留在这里。众生贪求寿者像,认为是好事情;而对证道之人,实际上是很苦的事情。道家真人能做到这一点,佛教高僧有何难哉。这就是达摩祖师来中国留下的玄妙。

  

  明心见性,见性成佛

  

  这是很关键的一句法语,告诉我们人体内有个神识,即第八阿赖耶识,也称心识。这个心是杂染之心,既有无明覆盖,又有业习存中。只有把心里的杂染、业障去掉,了见佛性后,才能圆成佛道。但有些人却不研究如何去掉杂染、业障;就直接说,知道我有个心,心里有个性,心即是佛,我就是佛。实际上,是人误解圣人超凡的法语了。我在和一位住持长老探讨过程中,谈到地府洗心垢。一般人乍一听,理解不了。修行人往生的时候必然到地府洗心垢;洗心垢,就是人站在地府的洗心垢处,上面流下的瀑布冲在身上,心里识体的污垢(第八阿赖耶识的杂染汁液)立刻被冲下来;就像水洗沙子里的土一样,立即全部洗下来;又如一瓶墨水分离后,墨是墨,水是水。墨是业报,被去除掉;水本纯净,是人自心。只有这样,才是身心清净,可以往生佛净土。这才是依法修行明心,禅行证悟见性的真实义理。

  

  末法时代修行人不静坐禅行,妄图速成捷径,一句佛号,四字洪名,就想往生,能往生到哪里去?以末法的心态、末法的方法去修行;万人修行,一人得度。明白了这样的法理,就不要继续在理论、文字上研究了,快去静坐念佛或禅修密行吧。

  

  达摩祖师说法的对象是什么人?为什么说得这么难呀?不是你、我、他;不是普通的修行人;不是没有修行的在家人;而是当时中国最有声望、最有证悟的宗师,修证境界相当高的少部分人。说法时要注意闻法人的根基,听法的宗师们都有果位,对其说小乘法或平常法能行吗?肯定不行。我讲法也根据听闻对象不同,讲法不同;如对那位住持长老,他有一定智慧,才能讲那样的法。而且,我讲的法都是证悟的真实境界,到哪探讨都是正确的,经得起印证的,这才是根本。达摩祖师就是这样,说法的对象智慧非常高,才有他人法语难懂。再有,现在一些出家人修行没有证悟;一些在家人更没有修证智慧,不解达摩祖师法语真义。而当时听法者都是有果位的圣人,我们听不懂而圣人心懂。明白义理,就明白听不懂是正常的,别把自己列到圣人那里去。我们精进修持,有证悟时也一读就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