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善放生:放生珠江遭哄抢捕捞

字体大小:【大】【中】【小】

 

  在广州海印公园江边,一个女老板指挥几名男子将好几个泡沫箱和铁笼搬到江边,放生了大量的乌龟、黄鳝等,知情人透露总价值数万元。女老板离开后不久,就有一批人闻讯而来开始大肆捕捞。

  

  在珠江边,目前已有一些守株待兔等候别人放生的捕捞者

  

  21日上午,有人从市场买来大批乌龟、鸽子和青蛙等动物在滨江路海印公园珠江边放生。孰料动物刚被放生,就引来上百市民哄抢捕捞,部分放生动物在享受短暂自由后又重落魔掌。

  

  多数放生动物再成囊中之物

  

  21日上午,接到市民报料称,海印公园珠江边出现大批乌龟和青蛙,上百人正在哄抢捕捞。接报后,记者很快赶到现场,只见从海印桥往海印公园正门方向的江边上,几名手持巨大网兜的男子正在江边四处查看,不少路人驻足探头观看。

  

  “那里一条,那里一条!”顺着一旁观女子手指的方向,记者发现一条长约40厘米的生鱼正浮出江面慵懒地游动着。一左一右两边持网兜的两名捕鱼者见状,迅速向中间位置集拢,并把网兜准确地朝生鱼游动的方向扑去。

  

  “好大!起码有1公斤重!”一名“幸运”的捕鱼者将这条无辜的生鱼捕获后,脸上一脸兴奋的神色;另一捕鱼者则走开继续另寻目标。

  

  往中间的码头走去,记者发现捕捞者更多。水中时不时有龟、鳝或青蛙探出头来,它们大多被人收入网中。在临近水边的一处堤岸边捕捞者最多,10多人一字排开,静观水中动静,个个都作出一副“战斗”状!

  

  放生的人刚走捕捞者就动手

  

  珠江江面为何突然出现这么多动物呢?据钟先生告诉记者,这些动物都是别人当天放生的。

  

  知情者告诉记者,昨日上午8点多钟,海印公园的江边突然来了10多人,在一个老板模样的女子指挥下,几名男子将好几个泡沫箱和铁笼搬到了江边。“那女老板的父母是信佛的,专门花大价钱从市场买来这些动物放生。”钟先生说,“放生的动物总价值估计要好几万元。”“地上到处爬着乌龟,天上飞着密密麻麻的鸽子和麻雀,水里游着一条条生鱼,当时有将近200人围观,场面非常壮观。”钟先生介绍,这次放生的品种包括近千只麻雀和鸽子,还有大量的乌龟、黄鳝、泥鳅、青蛙以及生鱼等。

  

  据附近散步晨练的一些市民介绍,放生者原本是为了行善,可就在女老板一群人离开后不久,就有一批人闻讯而来开始大肆捕捞。

  

  意外有人专门等候放生

  

  新快报讯记者昨天看到,在江边停有20多辆自行车。而且,这些自行车的设置都颇为专业,前面篮中放着捕鱼工具,后面是自制的可以装水的塑料箱子。

  

  有附近居民告诉记者,常有人来海印公园的江边放生动物行善,但也有人专门等候有人放生后前来捕捞,将放生的动物捕捞回家或者拿去卖。

  

  昨天,记者就见到一名男子捞起了十几只青蛙和乌龟。“这些是巴西龟,市场上能卖到20多元一公斤呢。”这名男子甚至毫不忌讳地告诉记者,他今天一天的收获都过千元了。至记者中午12时许离开时,仍有不少人在江边仔细搜索捕捞。

  

  议论捕捞行为事关道德

  

  关于海印公园的放生与“捉生”行为,众多市民议论纷纷,各抒己见。

  

  市民刘小姐表达了对捕捞者的不满:“别人是好心做善事来放生的,他们却马上将刚刚得到解救的动物捉回去了再拿回市场上卖,这太没素质了。”她认为这种谋财方式非常不正当。

  

  路人黄先生则认为有人放就有人捕捞,“那些捕捞者为了赚取一点小钱养家糊口嘛,不是什么大是大非的行为”。

  

  还有部分市民则从生态这个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有些行善者是好心做了‘坏事’,他们不知道一些动物放到珠江里就会对珠江的生态环境造成很严重的破坏。”他们表示捕捞者的行为不大好,这关乎一个人的道德问题。

  

  敬告不可随意放生动物

  

  野生动植物保护专家连军豪告诉记者,放生小动物在很多人看来是一种善举,但是如果放生不当,就很可能给生态环境带来破坏和隐患。他表示,野生动植物保护中心向来不提倡市民随意的放生仪轨行为,尤其是巴西龟等外来物种,若被放任在我国的野外生存,很有可能对环境造成破坏,即使是放生本地物种,也最好先同相关单位联系,使放生对象接受相应的野化、康复训练,经过检疫手续,然后找到合适的地点放生,才最终不至于“好心做坏事”。

  

  连军豪告诉记者,如麻雀,因其被放生者由不法商贩手中购得,未经检疫,或许会传播禽流感等病毒,且大半为生命力孱弱的麻雀,此等已不能独自在野外生存的弱小生物,放生野外其实无异于是促其速死。在麓湖、荔湾湖均发生过因被放生导致数百只麻雀死亡的悲惨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