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善放生:县长夫人的梦魇

字体大小:【大】【中】【小】

  也有人,不是因记得前世轮回为动物的惨状,也不是因具有高度的同理心,因而能理解到动物被宰杀时的痛苦,他之所以能体会到,全因为巧妙的机缘使然。


  在清朝嘉庆年间,有一位蒲城县的县长,这位县长很久以来就已戒绝杀生,而他的太太不只生性残暴,又贪口腹之欲,每日都宰杀动物来制作精美的饮食。


  有一天,适逢她生日,就命令厨房的仆人备了许多猪羊鸡鸭,准备宰杀。只见那些猪羊鸡鸭好象知道自己的死期就快到了,各各伸长了脖子在那里哀鸣。县长见了,不禁怜悯,就告诉她的太太说:“今天适逢你生日,却变成这些猪羊鸡鸭的死日,未免太可怜了。你应当发发慈悲,把它们放了,也可积些阴德!”


  哪知她太太却不屑的回答说:“如果完全依照佛教戒杀的说法,那么几十年来,岂不是天下都是禽兽了。你不要再说这些不切实际的话了,我不会受你的哄骗的!”这位县长见太太不听他的劝告,只好叹息而出。


  第二天清晨,当这位县长夫人还在熟睡时,不知不觉中,发觉自己已走入厨房中,看见仆人正在霍霍磨着刀,而许多婢女环立在旁观看。这时,突然感觉自己的魂魄投入猪的身体里,仆人上前,一把就抓起猪的四条腿,把猪提放在椅凳上,抓着猪头,拿起利刀,一刀就直刺入猪的咽喉里,当其时,她感觉痛彻肺腑。等杀完了猪,仆人又把猪投入滚沸的汤中剃毛刮骨,然后拿起刀,自颈部直剖至腹部。此时,县长夫人感觉痛极难忍,整个肝肠就好象被撕裂般的痛苦。


  后来等魂魄离开猪体后,似觉飘泊无依,但不久后,又投入羊的身体里。这时,她因有了前次痛苦的体验,因而惧怕得狂哭狂叫,但只见那些仆婢吃吃的憨笑着,丝毫没有听见她的叫喊,而杀羊时所受的痛苦之状,又比杀猪时更甚。接下来,杀鸡宰鸭的惨状痛苦,她都一一亲自承受。


  等屠宰完毕,惊魂刚安定之际,忽然见到一个老仆人捉来一尾金色的鲤鱼,她的魂魄又突然投到鲤鱼身上。那时只听见一位婢女笑着说:“我们夫人啊,最喜欢吃鲤鱼了,现在夫人正在睡觉,赶快下厨去剁作鱼丸,以准备早饭!”


  仆人听了,就将鲤鱼的鳞片以刀细细剔除,将胆割去,并斩头去尾。当在除鳞和割胆时,就有如一刀刀的把她碎割,尤其当把鱼放在砧上剁碎时,那时的痛苦,就好象自己化成了无数的身躯,同时在受一刀刀的碎身凌迟一般。她感觉实在无法忍受了,因此竭力的狂乱挣扎,才大喊大叫的从梦中惊醒过来。


  这时,刚好婢女进来禀告说:“夫人!鱼丸已经做好了,可以起来用早餐了!”县长夫人听了,急忙命婢女将鱼丸倒弃,而当回想起梦中情景时,仍不禁惊吓得满身大汗,因此就下令停止了生日宴会。当县长问询原因,她就将梦中的情形说出,从此后,这位县长夫人就长期茹素,不再杀生了。


  说来,这位县长夫人也算是“幸运”的了,虽然她的“幸运”体会,是由身历其境的“痛苦”而来,但至少能快速的让她“同理”的学会和体会,什么是别人的“痛苦”!


  至于,她所说的:“如果完全依照佛教戒杀的说法,那么几十年后,岂不是天下都是禽兽了!”明显的是一种“诡论”!


  因为“慈悲”是人应有的胸怀,所谓“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正是。不展现当下应有的,对弱势被宰杀动物的悲悯,却以“未来不可知”的情景来搪塞,来合理化自己的“残暴”或“口腹之欲”的借口,不是“诡论”是什么?


  至于“天下都是禽兽”的疑虑,恐怕也是多余的了。因为现时人们做为“肉类”的食品,都是大量繁殖“养”来宰杀的,人们为“吃”而“养”,若不吃不养,繁殖率自然随着递减,又何来“禽兽满天下”的疑虑!


  现时,人类以绝对的优势力量主宰着整个生物界,动物原有的栖息地,在工业文明后,大肆的惨遭破坏,濒临绝种的物种愈来愈多。有资料显示,人类四十年来对大自然的破坏,远甚于以前四千年甚至四万年来的自然演变!


  可以想见的是,现时动物的生存,全仰赖人类的鼻息。因此,在未来,我们应当忧虑的,不是“禽兽满天下”的幻想。而是忧虑,除了“宠物”和“肉类”的动物之外,其它野生动物将惨遭濒临绝种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