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善护生:为了一只小羊

字体大小:【大】【中】【小】

  在所有关于羊的故事中,这个故事尤为动人。那么多认识、不认识的人,自发汇聚起来,完成了一次完美的爱心接力。


  遇见


  那个下午,慧慧路过饭馆,羊尸横陈,惨不忍睹;旁边,是一只无助的小羊。


  这是只好漂亮的小羊!它干净,羸瘦,眼睛清澈明亮。天可怜见,它似乎根本还不知道死神已经临近,不知道老板暗自算计着用它的血肉赚多少钱,不知道食客正对它虎视眈眈。


  慧慧一低头,正好看到这只羊羊。她怔了,只想着:嗯!无论如何,我不要让它成为屠刀下的羔羊。


  救下


  老板的想法其实很简单:钱!


  按照老板的开价,这头羊其实正好是一千,但利欲真的会熏心,老板把价钱提升了50%:你爱买不买!


  经济并不宽裕的慧慧,狠狠心,跺跺脚——我买!


  买下后如何安顿它呢?慧慧看着羊,羊看着慧慧,一筹莫展。


  想起刘红师兄家里有个小院子,院子里有个鸡棚,鸡棚中的几只鸡前段时间刚刚送去放生了。也许他家的鸡棚,会容得下小羊。果然,师兄对于小羊的驾到非常欢迎,他抱起小羊,送它进了鸡棚,给它准备了它爱吃的干草。


  转移


  显然,小羊羸弱的外表迷惑了所有人。正当大家刚歇口气的时候,小羊撞开鸡棚的门,跑到了小区里散步。它悠哉悠哉的神情吓坏了大家,它不知道,门卫大叔看到这位不速之客,一定会毫不客气地请它离开。而离开这里,又有谁可以收留它呢?


  费了好大的劲儿,小羊住进了师兄家里的卫生间。但是,这里也不太平。因为玻璃窗就在它头顶,这羊要犯起倔来,头撞到窗上就完了。为了它的安全,师兄叫上司机,辗转送它去了另外一个安全之地。


  羊品


  果然是羊品大爆发,新接手小羊的道友,早就为小羊准备好了玉米衣和白菜,大家送它过去的时候,她一个人还在外面割草,看到一群人、一头羊,她兴奋地说:羊最喜欢吃的是玉米衣和麦冬草,瞧,已经收集了两大包了!


  虽然暂时安顿下来了,但这儿毕竟不是久留之地。此时,大家的救助工作继续铺开。


  这厢边:


  1. 联系野生动物园,遭拒,被告知:动物园不是收容所;


  2. 联系几家寺院,被告知:寺庙不是动物园;


  3. 联系郊区的道友,被告知:无法保证冬令进补时不被宰杀。


  那厢边,其他的救援工作也在同步进行:


  1. 联系到崇明有愿意收养的人家,但是对方提到,年底小偷很多,乡下养的鸡、鸭、猪、牛、羊、猫和狗经常会被人偷掉,因此不敢保证羊的安全;


  2. 专业养殖场,即使小羊不被卖掉或杀掉,也将在惊怖中度过余生;


  3. 联系国家森林公园,被告知,公园里的动物游乐项目都是私人老板承包的,羊是被用来作为猎杀对象的;


  4. 联系到高邮护生园,距离上海400多公里,对方要求出具检疫证。


  几番权衡,决定送小羊去护生园。那里有羊群为伴,有人工看护,能时时听闻佛法,这应该是最适合小羊的居处。


  接下来就是全力以赴解决检疫证的问题。


  健康检疫证一波三折


  师兄们联系了上海地区川沙、北蔡和三林的畜牧检疫机构,均表示只办理猫狗宠物健康检疫证,不办理羊的检疫证,遂联系了远在郊外的崇明畜牧检疫局,对方满口答应提供援助。希望的曙光近在眼前。


  还是刘红师兄出马,安排了小喻开车护送小羊去崇明。天气很好,我和小喻在中山公园会合后,想到无常,不知道接下来的天气、交通,还有师兄们的时间是不是能够配合,一切都不得而知。想到要尽可能减少来回奔波,以免折腾小羊,决定从崇明出来后不回上海,直奔高邮。征询了众师兄的意见,大家一致赞成。


  载着满满的爱,在接近黑夜的崇明,向着高邮方向,出发!


  插曲:有师兄自己拔了一包鲜嫩的杂草,乘坐地铁追赶我们护生的车子为小羊送食,因为我们赶时间没有等他,结果他没能赶上。但是,爱意收到。


  路上不孤单,师兄们殷殷嘱托,切切呵护,浓浓祝福,伴随着我们顺利到达了高邮。这里没有路灯,漆黑一片,小喻师兄只是往昔白天来过一次,他以超凡的记忆力,准确找到了护生园。上师三宝加持!


  护生园≠动物乐园


  小羊一直很乖,不吵不闹,车子开动的时候让它躺着它就躺着。车上放着佛乐,还有“阿弥陀佛”圣号,我们为小羊师兄做了四皈依,念诵《心经》和《普贤行愿品》。


  20:30分,到了护生园。


  接待我们的师父没有因为我们无法出具检疫证而拒收,只是叮嘱我们下次来之前一定要做好检疫工作,言语中没有一丝责怪和拒绝。佛陀慈悲的心怀在任何一个学佛者身上都能得到展现。众生如一,我们的小羊就这样被接纳了。


  我梦想中的护生园,是人和动物们的乐园。白天,绿草如茵,花木茂盛,鸟语花香,佛乐美妙,俨然一片庄严净土,动物们自由安详,随意玩耍;晚上,伴随着悠悠梵呗,动物们安然入眠,也许,佛菩萨会来到它们的梦中……我们的小伙伴们在这里悠然度过它们的一生,最后的最后,是花开见佛悟无生。


  然而,梦想并没有照进现实。


  现实就是这样:白天,看不到一花、一草、一树;晚上,只有值班房有一个灯泡亮着。虽然这里动物成群,但显然它们也饱受着客观条件的限制。不过,不管怎么样,这里毕竟可以令小动物们远离被宰杀的怖畏,相比外面市场上和野生环境里的同类,它们算是幸运了很多。


  当晚负责看护的师父带领我们参观了整个护生园,并介绍了护生园的一些情况,听后不免令人心酸。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行持善法总是违缘重重。听完介绍,我忍不住掏出随身所有的现金,但师父却拒绝了。他说:再困难,也要遵守财务制度,捐助护生园需要走规定的途径。


  感动


  轻轻地将小羊放下,又为它念了皈依偈:皈依上师,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


  小羊儿啊,但愿这是你最后一次转恶趣身,但愿你听闻佛号的善根速速成熟,但愿你能够跟当年法王如意宝身边的小黑羊那般幸运。


  小羊儿啊,在过去的某一世,你一定是我至亲的母亲。那时,你一定比我现在更细心地呵护我,你一定也为了我四处奔波,为我操碎了心。


  我拿什么来爱你?如今的我,跟你一样,备受业力的束缚,毫无自在。我们两个,可怜对可怜。


  幸运的是,黑暗而无有尽头的漂泊,因为此生值遇了上师,从此轮回成了有际!我们在上师的牵引下,学习大乘菩提心法门《入行论》,学修完美囊括菩提道次第基础、具足殊胜要点的《前行》,学习往生四因,发愿求生西方净土的《净土》。这一切来得那么突然,又那么让人幸福得发晕。


  我的改变,源头是上师的加持;而今天你的得救,若不是上师教授我慈悲为怀,我又怎会将你救起?喇嘛钦!


  随想


  小羊顺利回家,我心稍感安慰,但同时生起更多的自责。一路上,我一直在反思:这个过程中,我的行为、心念如法吗?能令上师和佛菩萨欢喜吗?本师释迦牟尼佛在证悟菩提之前的多生历劫中是怎么做的,我为众生做了什么?我尽心尽力了吗?于细微处思维上师言教,照见自己内心的自私、怯懦和卑劣,极度羞惭。


  感恩这次护生的机会,让我更加认识了自己,同时,再一次感受到了团队的温暖和力量,也增上了我对上师三宝的信心。


  愿众生得乐,诸恶趣永尽!

                                                                                               上海菩提放生组 圆新

                                                                                               2013年12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