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善放生:要先思考阻止人放生的后果

字体大小:【大】【中】【小】

  以下所列六种伎俩是邪魔歪道阻人放生所常用,无论邪魔歪道怎么粉饰,其最终的目的都是不想让人放生,佛子当识其本质。任何人胆敢批评阻碍他人放生救命,皆为亿万苦难生灵的敌人,血债必要血还。慎之,慎之!

  

  1.以放生会污染环境,破坏生态阻人放生

  

  辨析:现今之人对于名利之事,鲁莽冲动,毫无顾虑,对于放生善行,却是千思万虑,百般挑剔,无所不用其极,求其弊端,此正是真实写照。

  

  众所周知,真正破坏环境的是人类的生产生活产生的污染,如乱采乱伐,随意排放工业污水等等。举个具体数值:70年代全世界每年排入环境的固体废物估计超过30亿吨,废水约6000-7000亿吨,废气中仅一氧化碳和二氧化碳就近4亿吨。地球森林面积,1862年约为55亿公倾,60年代约为38亿公倾,70年代只剩下不到26亿公倾!如果这些人真有保护环境的心思,请将矛头对准人类的生产生活污染,而不是极端思维抓住有限放生救命大做文章。

  

  若有人以放了你也会污染环境,破坏生态,阻你活路,我想你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也未必解恨。而你以此阻生灵活路,那些苦难生灵又何尝不想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

  

  2.批评放生等于放死,妄图打击他人的放生信心

  

  辨析:邪魔歪道见放生后动物死亡,便以自己愚痴的见解推出放生等于放死,放生无意义等等邪论。并且煞有其事的罗列几条报纸新闻报道的放生后动物大量死亡的新闻,用以支持自己愚痴的见解。如此真乃是以偏概全,一叶蔽目!试问,你只看到了那些放生死亡的生灵,为什么看不到那些因为放生而活下去的生灵?难道所有的生灵放生后都会死亡?不放只有死路一条,放了至少还有一次活下去的机会。以少量的放生死亡,批评否定整个放生行为,岂不是因噎废食?

  

  同样是死亡,方式也不一样,一种是被屠夫开膛破肚,葬人口腹,此种死法,可谓惨烈至极,任何生命都不希望是这么个死法。一种是在佛弟子的佛号声中死于自然界,免除刀砍火烧之苦。而那些批评阻拦者,无疑是将生灵推向最惨烈的死亡方式,生灵必定对此人恨之入骨。

  

  事无绝对,业力牵引,放生过程难免出现意外。物命生,我们祝福它们悠游自在,免遭网捕之苦。物命亡,在佛弟子的声声佛号中,祝福它们早日脱离畜牲之身,早日修行解脱。如此,生固然可喜,死又何悲?

  

  3.指责批评他人放生缺乏善心,妄图熄灭他人的放生善心

  

  辨析:此言可谓颠倒黑白至极,丧心病狂至极!这些人眼里所谓的没有慈悲心之人,尚且把来之不易的钱财用于买物,又不辞辛苦的把将要被宰杀的生灵救下,为其诵经念佛放归自然。既然你有慈悲心,你又为什么不去救?你又为什么要把这些生灵推向死路?

  

  很多佛子经济条件并不是很好,但是为了放生,省吃俭用,想尽办法积极放生救命,即便钱再少,也是一颗真挚慈悲之心,令人感动。一些佛子为放生,牺牲休息时间,深夜两三点钟赶到大型水产市场买物放生,风里来雨里去,十分辛苦。而那些指责嘲笑他人放生没有善心之人,你又做了些什么?你可有颜自称佛子?可有愧于我佛?可有罪于众生?可有愧于天地良心?他人一片善心,岂容得你践踏?!

  

  4.批评指责佛弟子放生为求福报,为求功德

  

  辨析:放生为求福报,为求功德,亦是大善。在苦难生灵的眼里,救命就是硬道理。不管是为功德,为福报放生,都是在救命,动物感激不尽。而那些批评阻拦者,无论理由多么堂皇,都是在阻人救命,动物必恨之入骨,血债必要血偿。

  

  有一类人邪见入心,瞧不起他人放生为福报,为功德。何不先问问你自己念佛布施是不是还有求福报,求功德之心?许你念佛布施为福报为功德,就不许他人放生为功德为福报?岂有此等道理!

  

  更有一类人自以为清高,认为放生为求福报为功德就是有为功德,心里不屑,总想什么无为功德,并且以此批评嘲笑他人放生,岂不知佛经亦有云:厌离有为功德,是为魔业。乐著无为功德,亦为魔业。这类人已入魔道而自不知,真是可悲可叹!

  

  5.批评指责放生导致杀业市场的扩大

  

  辨析:邪魔歪道用自己的愚痴市场供求平衡逻辑认为,佛弟子的放生会导致商人更多的养殖捕捞,并且以此对他人放生大加批评指责,如此乃是以愚夫知见测度我佛如来及历代高僧古德赞叹鼓励的放生善行。

  

  止恶行善,莫急于戒杀,转毒为慈,莫善于放生。凡大圣大贤,无不以戒杀放生,以挽杀劫。如果世上无人放生,杀生将会变得肆无忌惮,变本加厉。放生只会熄灭杀业,绝不会越放生世上的杀业越多。今杀业深重,戒杀放生无疑是扭转杀业的最佳途径,佛力感应不可思议。举个例子:

  

  数年前,居士与大众至滨海公路中,某一渔村放生。村中设有海巡队,旁驻派出所,附近为放生定点。每大众至,履感法喜充满,因所中诸位海警,亦同沾法益,同行放生。期间,令大众匪夷所思,莫如至此地放生,竟放至村民向所里求救:‘别教放生人再来,吾等近日几无鱼可获矣!’不可思议啊!大众放生,肇使渔民出船捕捞无获?足堪征验:放生,近之能息杀因,远之可灭杀果。

  

  6.批评诽谤大规模放生

  

  辨析:大规模放生也就意味着大规模的救命,无数生灵将因此得以免除死亡之苦。邪魔歪道自然是心惊胆战,于是乎想尽各种办法批评诽谤大规模放生,将亿万苦难生灵推向死路,报应必将惨烈。

  

  放生无论是大规模还是小规模,都是在救命。而那些批评者,看到少数不如法的大规模放生,便以偏概全否定批评整个大规模放生,万般物命将因此而死,如此真是逆天大恶,报应必将惨烈。那些批评者,何不睁开眼睛好好看看,看看这世界上每天几十亿人杀生食肉的场面!与此相比,佛弟子有限的放生如何能算得上大规模?

  

  中国大规模放生始于天台智者大师。大师曾发起佛教徒,乐捐钱财,买临海江沪溪梁六十余所,连绵三百余里,为放生池,普劝世人戒杀放生。据《隋天台智者大师别传》载:“一日所济,巨亿数万。”自此以后,由于历代高僧的提倡鼓励,以放生会,放生社形式的放生组织,在中华大地遍地开花,延续至今。大规模放生,宛如大赦,诸佛欢喜,物类感恩,在这杀业深重的末法,大规模放生实该大力提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