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殊师利般若经

  文殊师利所说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卷上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僧满足千人,菩萨摩诃萨十千人俱。以大庄严而自庄严!皆悉已住不退转地。


  其名曰:弥勒菩萨,文殊师利菩萨,无碍辩菩萨,不舍担菩萨,与如是等大菩萨俱。


  文殊师利童真菩萨摩诃萨,明相现时,从其住处来诣佛所,在外而立。


  尔时,尊者舍利弗,富楼那弥多罗尼子,大目犍连,摩诃迦叶,摩诃迦旃延,摩诃拘絺罗,如是等诸大声闻,各从住处俱诣佛所,在外而立。


  佛知众会皆悉集已。尔时如来从住处出,敷座而坐。告舍利弗:汝今何故,于晨朝时在门外立?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文殊师利童真菩萨先已至此,住门外立,我实于后晚来到耳。


  尔时世尊问文殊师利:汝实先来到此住处,欲见如来耶?


  文殊师利即白佛言:如是!世尊!我实来此欲见如来。何以故?我乐正观利益众生。我观如来如如相,不异相不动相不作相,无生相无灭相,不有相不无相,不在方不离方,非三世非不三世,非二相非不二相,非垢相非净相。以如是等正观如来利益众生。


  佛告文殊师利:若能如是见于如来,心无所取亦无不取,非积聚非不积聚。


  尔时舍利弗语文殊师利言:若能如是,如汝所说,见如来者,甚为希有!为一切众生故,见于如来,而心不取众生之相。化一切众生向于涅槃,而亦不取向涅槃相。为一切众生发大庄严,而心不见庄严之相。


  尔时文殊师利童真菩萨摩诃萨语舍利弗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说,虽为一切众生发大庄严心,恒不见有众生相。为一切众生发大庄严,而众生趣亦不增不减。假使一佛住世,若一劫若过一劫,如此一佛世界,复有无量无边恒河沙诸佛,如是一一佛,若一劫若过一劫,昼夜说法,心无暂息,各各度于无量恒河沙众生,皆入涅槃,而众生界亦不增不减。乃至十方诸佛世界,亦复如是。一一诸佛说法教化,各度无量恒河沙众生,皆入涅槃,于众生界亦不增不减。何以故?众生定相不可得故,是故众生界不增不减。


  舍利弗复语文殊师利言:若众生界不增不减,何故菩萨为诸众生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常行说法?


  文殊师利言:若诸众生悉空相者,亦无菩萨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无众生而为说法。何以故?我说法中,无有一法当可得故。


  尔时佛告文殊师利:若无众生,云何说有众生及众生界?


  文殊师利言:众生界相,如诸佛界。


  又问:众生界者,是有量耶?


  答曰:众生界量,如佛界量。


  佛又问:众生界量,有处所不?


  答曰:众生界量,不可思议。


  又问:众生界相,为有住不?


  答曰:众生无住,犹如空住。


  佛告文殊师利:如是修般若波罗蜜时,当云何住般若波罗蜜?


  文殊师利言:以不住法为住般若波罗蜜。


  佛复问文殊师利:云何不住法名住般若波罗蜜?


  文殊师利言:以无住相,即住般若波罗蜜。


  佛复告文殊师利:如是住般若波罗蜜时,是诸善根,云何增长?云何损减?


  文殊师利言:若能如是住般若波罗蜜,于诸善根无增无减。于一切法亦无增无减。是般若波罗蜜性相亦无增无减。


  世尊!如是修般若波罗蜜,则不舍凡夫法,亦不取贤圣法。何以故?般若波罗蜜不见有法可取可舍。如是修般若波罗蜜,亦不见涅槃可乐,生死可厌。何以故?不见生死,况复厌离!不见涅槃,何况乐著!


  如是修般若波罗蜜,不见垢恼可舍,亦不见功德可取。于一切法心无增减。何以故?不见法界有增减故。


  世尊!若能如是,是名修般若波罗蜜。


  世尊!不见诸法有生有灭,是修般若波罗蜜。


  世尊!不见诸法有增有减,是修般若波罗蜜。


  世尊!心无悕取,不见法相有可求者,是修般若波罗蜜。


  世尊!不见好丑,不生高下,不作取舍。何以故?法无好丑,离诸相故。法无高下,等法性故。法无取舍,住实际故。是修般若波罗蜜。


  佛告文殊师利:是诸佛法,得不胜乎?


  文殊师利言:我不见诸法有胜如相,如来自觉一切法空,是可证知。


  佛告文殊师利:如是!如是!如来正觉,自证空法。


  文殊师利白佛言:世尊!是空法中,当有胜如而可得耶!


  佛言:善哉!善哉!文殊师利!如汝所说,是真法乎!


  佛复谓文殊师利言:阿耨多罗是名佛法不?


  文殊师利言:如佛所说,阿耨多罗是名佛法。何以故?无法可得名阿耨多罗。


  文殊师利言:如是修般若波罗蜜,不名法器,非化凡夫法,亦非佛法,非增长法,是修般若波罗蜜。


  复次,世尊!修般若波罗蜜时,不见有法可分别思惟。


  佛告文殊师利:汝于佛法不思惟耶?


  文殊师利言:不也,世尊!如我思惟,不见佛法,亦不可分别是凡夫法,是声闻法,是辟支佛法,如是名为无上佛法。


  复次,修般若波罗蜜时,不见凡夫相,不见佛法相,不见诸法有决定相,是为修般若波罗蜜。


  复次,修般若波罗蜜时,不见欲界,不见色界,不见无色界,不见寂灭界。何以故?不见有法是尽灭相,是修般若波罗蜜。


  复次,修般若波罗蜜时,不见作恩者,不见报恩者,思惟二相,心无分别,是修般若波罗蜜。


  复次,修般若波罗蜜时,不见是佛法可取,不见是凡夫法可舍,是修般若波罗蜜。


  复次,修般若波罗蜜时,不见凡夫法可灭,亦不见佛法而心证知,是修般若波罗蜜。


  佛告文殊师利:善哉!善哉!汝能如是善说甚深般若波罗蜜相,是诸菩萨摩诃萨所学法印,乃至声闻缘觉,学无学人,亦当不离是印而修道果。


  佛告文殊师利:若人得闻是法,不惊不畏者,不从千佛所种诸善根,乃至百千万亿佛所久植德本,乃能于是甚深般若波罗蜜,不惊不怖!


  文殊师利白佛言:世尊!我今更说般若波罗蜜义。


  佛言:便说。


  世尊!修般若波罗蜜时,不见法是应住是不应住,亦不见境界可取舍相。何以故?如诸如来不见一切法境界相故,乃至不见诸佛境界,况取声闻、缘觉、凡夫境界!不取思议相,亦不取不思议相。不见诸法有若干相,自证空法不可思议。如是菩萨摩诃萨,皆已供养无量百千万亿诸佛,种诸善根,乃能于是甚深般若波罗蜜,不惊不怖!


  复次,修般若波罗蜜时,不见缚,不见解,而于凡夫乃至三乘,不见差别相,是修般若波罗蜜。


  佛告文殊师利:汝已供养几所诸佛?


  文殊师利言:我及诸佛如幻化相,不见供养及与受者。


  佛告文殊师利:汝今可不住佛乘耶?


  文殊师利言:如我思惟,不见一法,云何当得住于佛乘?


  佛言:文殊师利!汝不得佛乘乎?


  文殊师利言:如佛乘者,但有名字,非可得,亦不可见,我云何得?


  佛言:文殊师利!汝得无碍智乎?


  文殊师利言:我即无碍,云何以无碍而得无碍?


  佛言:汝坐道场乎?


  文殊师利言:一切如来不坐道场,我今云何独坐道场?何以故?现见诸法住实际故。


  佛言:云何名实际?


  文殊师利言:身见等是实际。


  佛言:云何身见是实际?


  文殊师利言:身见如相,非实非不实,不来不去,亦身非身,是名实际。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若于斯义谛了决定,是名菩萨摩诃萨。何以故?得闻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相,心不惊!不怖!不没!不悔!


  弥勒菩萨白佛言:世尊!得闻如是般若波罗蜜具足法相,是即近于佛坐。何以故?如来现觉此法相故。


  文殊师利白佛言:世尊!得闻甚深般若波罗蜜,能不惊!不怖!不没!不悔!当知此人,即是见佛。


  尔时复有无相优婆夷白佛言:世尊!凡夫法、声闻法、辟支佛法、菩萨法、佛法,是诸法皆无相。是故于所从闻般若波罗蜜,皆不惊!不怖!不没!不悔!何以故?一切诸法,本无相故。


  佛告舍利弗:善男子、善女人,若闻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心得决定,不惊!不怖!不没!不悔!当知是人即住不退转地。若人闻是甚深般若波罗蜜,不惊不怖!信乐听受,欢喜不厌!是即具足檀波罗蜜,尸波罗蜜,羼提波罗蜜,毗梨耶波罗蜜,禅波罗蜜,般若波罗蜜,亦能为他显示分别,如说修行。


  佛告文殊师利:汝观何义为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住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文殊师利言:我无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我不住佛乘,云何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我所说,即菩提相。


  佛赞文殊师利言:善哉!善哉!汝能于是甚深法中,巧说斯义。汝于先佛久种善根,以无相法,净修梵行。


  文殊师利言:若见有相,则言无相,我今不见有相,亦不见无相,云何而言以无相法净修梵行?


  佛告文殊师利:汝见声闻戒耶?答曰:见。


  佛言:汝云何见?


  文殊师利言:我不作凡夫见,不作圣人见。不作学见,不作无学见。不作大见,不作小见。不作调伏见,不作不调伏见。非见非不见。


  舍利弗语文殊师利言:汝今如是观声闻乘,若观佛乘当复云何?


  文殊师利言:不见菩提法,不见修行菩提及证菩提者。


  舍利弗语文殊师利言:云何名佛?云何观佛?


  文殊师利言:云何为我?


  舍利弗言:我者,但有名字,名字相空。


  文殊师利言:如是!如是!如我但有名字,佛亦但有名字,名字相空,即是菩提。不以名字而求菩提。菩提之相,无言无说。何以故?言说、菩提二俱空故。


  复次,舍利弗!汝问:云何名佛?云何观佛者?不生不灭,不来不去,非名非相,是名为佛。如自观身实相,观佛亦然,唯有智者,乃能知耳,是名观佛。


  尔时舍利弗白佛言:世尊!如文殊师利所说般若波罗蜜,非初学菩萨所能了知。


  文殊师利言:非但初学菩萨所不能知,及诸二乘,所作已办者,亦未能了知。如是说法,无能知者。何以故?菩提之相,实无有法而可知故。无见无闻,无得无念,无生无灭,无说无听,如是菩提,性相空寂,无证无知,无形无相,云何当有得菩提者?


  舍利弗语文殊师利言:佛于法界,不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


  文殊师利言:不也,舍利弗!何以故?世尊即是法界,若以法界证法界者,即是诤论。舍利弗!法界之相,即是菩提。何以故?是法界中无众生相,一切法空故。一切法空即是菩提,无二无分别故。


  舍利弗!无分别中,则无知者。若无知者,即无言说。无言说相,即非有非无,非知非不知,一切诸法亦复如是。何以故?一切诸法不见处所决定性故。如逆罪相,不可思议。何以故?诸法实相不可坏故。如是逆罪,亦无本性,不生天上,不堕地狱,亦不入涅槃。何以故?一切业缘,皆住实际,不来不去,非因非果。何以故?法界无边,无前无后故。是故舍利弗,若见犯重比丘不堕地狱,清净行者不入涅槃,如是比丘非应供非不应供,非尽漏非不尽漏。何以故?于诸法中住平等故。


  舍利弗言:云何名不退法忍?


  文殊师利言:不见少法有生灭相,名不退法忍。


  舍利弗言:云何复名不调比丘?


  文殊师利言:漏尽阿罗汉是名不调。何以故?诸结已尽,更无所调,故名不调。若过心行名为凡夫。何以故?凡夫众生不顺法界,是故名过。


  舍利弗言:善哉!善哉!汝今为我善解漏尽阿罗汉义。


  文殊师利言:如是!如是!我即漏尽真阿罗汉。何以故?断求声闻欲,及辟支佛欲。以是因缘,故名漏尽得阿罗汉。


  佛告文殊师利:诸菩萨等坐道场时,觉悟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


  文殊师利言:菩萨坐于道场,无有觉悟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何以故?如菩提相,无有少法而可得者,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无相菩提,谁能坐者?亦无起者,以是因缘,不见菩萨坐于道场,亦不觉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文殊师利白佛言:世尊!菩提即五逆,五逆即菩提。何以故?菩提、五逆无二相故。无学无学者,无见无见者,无知无知者,无分别无分别者,如是之相,名为菩提。见五逆相,亦复如是。若言见有菩提而取证者,当知此辈即是增上慢人。


  尔时世尊告文殊师利:汝言我是如来,谓我为如来乎?


  文殊师利言:不也,世尊!我谓不是如来为如来耶。无有如相可名为如,亦无如来智能知于如。何以故?如来及智无二相故。空为如来,但有名字,我当云何谓是如来?


  佛告文殊师利:汝疑如来耶?


  文殊师利言:不也,世尊!我观如来无决定性,无生无灭,故无所疑。


  佛告文殊师利:汝今不谓如来出现于世耶?


  文殊师利言:若有如来出现世者,一切法界亦应出现。


  佛告文殊师利:汝谓恒沙诸佛入涅槃耶?


  文殊师利言:诸佛一相,不可思议。


  佛语文殊师利:如是!如是!佛是一相,不思议相。


  文殊师利白佛言:世尊!佛今住世耶?


  佛语文殊师利:如是!如是!


  文殊师利言:若佛住世,恒沙诸佛亦应住世。何以故?一切诸佛,皆同一相,不思议相,不思议相无生无灭。若未来诸佛出兴于世,一切诸佛,亦皆出世。何以故?不思议中,无过去、未来、现在相。但众生取著,谓有出世,谓佛灭度。


  佛语文殊师利:此是如来、阿罗汉、阿鞞跋致菩萨所解。何以故?是三种人,闻甚深法,能不诽谤,亦不赞叹!


  文殊师利白佛言:世尊!如是不思议法,谁当诽谤?谁当赞叹?


  佛告文殊师利:如来不思议,凡夫亦不思议。


  文殊师利白佛言:世尊!凡夫亦不思议耶?


  佛言:亦不思议。何以故?一切心相皆不思议。


  文殊师利言:若如是说,如来不思议,凡夫亦不思议,今无数诸佛,求于涅槃,徒自疲劳。何以故?不思议法即是涅槃,等无异故。


  文殊师利言:如是凡夫不思议,诸佛不思议。若善男子、善女人,久习善根,近善知识,乃能了知。


  佛告文殊师利:汝欲使如来于众生中为最胜耶?


  文殊师利言:我欲使如来于诸众生为最第一,但众生相亦不可得。


  佛言:汝欲使如来得不思议法耶?


  文殊师利言:欲使如来得不思议法,而于诸法无成就者。


  佛告文殊师利:汝欲使如来说法教化耶?


  文殊师利白佛言:我欲使如来说法教化,而是说及听者,皆不可得。何以故?住法界故,法界众生,无差别相。


  佛告文殊师利:汝欲使如来为无上福田耶?


  文殊师利言:如来是无尽福田,是无尽相,无尽相即无上福田,非福田非不福田,是名福田。无有明闇生灭等相,是名福田。若能如是解福田相,深植善种,亦无增减。


  佛告文殊师利:云何植种不增不减?


  文殊师利言:福田之相,不可思议,若人于中如法修善,亦不可思议。如是植种,名无增无减,亦是无上最胜福田。


  尔时大地以佛神力,六种震动,现无常相,一万六千人,皆得无生法忍。七百比丘,三千优婆塞,四万优婆夷,六十亿那由他六欲诸天,远尘离垢,于诸法中得法眼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