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善素食:蛋鸡的悲惨一生

  一、从蛋里孵出来后,由于小公鸡对业者毫无价值,所以一出生就全被丢进麻袋,让它们互迭窒息而死。有些工厂还会把小公鸡碾成鸡粉掺入喂母鸡的饲料,演变成鸡吃鸡。

  

  二、小母鸡在成长过程须去喙两次,因此我们平常看到的鸡嘴总是扭曲变形。去喙是把血管和神经烧死,当然造成强烈的疼痛,而工人一旦没控制好造成去喙过度,就变成「废鸡」被判死刑。

  

  三、利用打针、投药、增加照明时间等任何手段,逼它们快速长大好准备下蛋。对人类而言,时间就是金钱。


  


  四、随时淘汰弱小、跛脚、生病的小鸡,就像希特勒的集中营对待俘虏一样。

  

  五、小母鸡养到约四个月大之后,就移至蛋鸡舍开始产蛋。这时母鸡改被关在狭小的格子笼里,平均每只鸡一辈子的生活空间不到一张A4打印纸大,连张开翅膀也办不到,更不用说满足每只母鸡所渴望的沙浴和筑巢。

  

  六、母鸡不管吃饭、睡觉、发呆……双脚只能踩在格子笼的铁丝上,因为没有坚实的地面支撑体重,每只鸡的脚都因而变得又粗又大,甚至有的鸡脚肤肉早就「镶入」铁丝。另外,格子笼的底层设计是倾斜的,为的是让母鸡下蛋后蛋会自动向前滚以便收集,由此可知,母鸡活在地球连想要站得舒适的权利也没有。

  

  七、在一个工厂化的鸡舍,一个工人要看管几万只鸡,如果母鸡的脚爪或翅膀卡进格子内,那多半就只能活活饿死或渴死。

  

  八、在产蛋期间,若母鸡寡产或生病无法下蛋,就只有杀无赦,因为这些母鸡每天会浪费业者新台币四角五分的饲料成本,所以当然不可原谅。因这项理由而前后被屠宰的蛋鸡,高达总数的百分之二十。

  

  九、蛋鸡低头吃饲料时,由于脖子会与铁丝发生磨擦,往往脖子前都是光秃秃一片。而身上其它地方的羽毛,也长时间与铁丝网磨擦持续掉落,到后来每只鸡都变成秃毛鸡,再加上互啄所造成的伤口,一般人看到的反应通常是既怜又恶。

  

  十、让母鸡活着最没尊严的,莫过于要母鸡在众目睽睽的情况下生蛋,原因是蛋鸡的心理世界竟然和人类相同——-就像没有女人愿意在大马路旁公然生孩子一样。由于在格子笼里无法筑巢,所以每次母鸡都是尽力把蛋忍在肚子里,当你看见母鸡一再钻到同伴的鸡腹下想找个隐蔽处下蛋(别的鸡当然不是赶它就是啄它),不知您对这个世界的看法会是如何呢?


  


  十一、由于居住环境过度恶臭、拥挤、喧嚣,鸡笼内的鸡不时互相打架或受惊吓……母鸡所受的身心煎熬何其严重,但这不会是经济学里想讨论的范畴。

  

  十二、母鸡生蛋八个月后,产蛋量会逐渐低落,这时业者为了制造另一波的产蛋高峰,就对母鸡实施强迫换毛。要强迫换毛必须让鸡的生理遭受最大的压力和紧迫,因此全世界的养鸡业者都是采取不给它光、不给它水、不给它饲料三管齐下,让母鸡原本就只剩不多的羽毛掉光再重新生长。期间若痛苦到死掉的,只能怪自己命薄;若存活下来的,则产蛋量会提高维系约半年,但这也是母鸡生命中最后的一段烟火。业者用尽了千方百计,与一百年前的蛋鸡相比,它们现在每年的生蛋数是过去的足足五倍。

  

  十三、强迫换毛的半年后,母鸡失去产能再也无利用价值,一样只有接受被屠宰,做成盐酥鸡、鸡汤或宠物饲料。由于业者之间是以屠体处理完后的净重来算钱,所以母鸡在被宰杀的前两天,没有人会好心给它们吞进任何食物,这样人类又可从每只母鸡身上压榨九角的新台币。蛋是不是素的其实早已无需花费精力讨论,我们只要问自己:这样得来的鸡蛋吃下去是否能心安?